首页 > 现情 > 

离婚后夫人她光芒万丈

离婚后夫人她光芒万丈小说

离婚后夫人她光芒万丈

来源:网络 作者:与海棠共眠 主角:林安言厉廷深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8-18 14:36:06

离婚后夫人她光芒万丈是一本非常不错的言情小说。作者是与海棠共眠,主角是林安言厉廷深,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结婚三年,林安言对厉廷深言听计从,关怀备至。她以为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能换来他的真心,结果他却为了绿茶白月光,执意要跟她离婚。离婚就离婚!林安言想明白之后,果断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离婚后,A城少了一个厉太太,却多了一个光芒万丈的安大小姐,还有一个身披神秘马甲的满级大佬。厉廷深跟在她的后面,一边捡马甲,一边追妻……...

在线阅读

“啪。”

一沓整齐的纸被男人微微用力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狠狠刺痛了林安言的眼。

“签了吧。”

结婚三年,厉廷深一如既往的冷淡。

他毫无感情的甩下三个字,便背过身,甚至不愿意多给林安言一个眼神。

林安言的一颗心骤然掉入谷底,原本迎接男人回家的温言软语哽在喉头,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攥住睡衣的下摆,心中满是艰涩。

“我......我不想。”

惊讶于她的反抗,厉廷深回过头,犀利地盯着身前的女人。

而林安言只是低着头,宽大的睡衣衬得她的身形格外娇小,更添了些楚楚可怜的感觉。

可厉廷深并不这么觉得。

在他眼里,林安言永远那么温顺,那么唯唯诺诺,刚才的反抗似乎更像是他的错觉。

“一千万。”

厉廷深从口袋中掏出早早准备好的支票递到她眼前。

林安言猛地抬头,她不敢相信,三年的婚姻,在厉廷深眼中不过是区区一张支票罢了。

对上女人的目光,厉廷深皱起眉头,收回手中未被接收的支票:“不够吗?或者是你还想要......”

“为什么?”

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不愿意再等等?再过一周,就是他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了。

林安言心中有许许多多想要质问,可当对上男人那张让她日思夜想心动不已的脸时,她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爱的不是你。”

厉廷深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欣欣回来了,她生病了,我要娶她。”

虽然心中早就知道结果,当从男人口中真真切切听到时,林安言心口还是难以抑制的痛。

林安言自问作为一个妻子,她没什么毛病。

然而在厉廷深心里,她更像一个他重病时的保姆,更像掩饰他对向曼欣感情的保护伞,更像他应对长辈催婚的挡箭牌。

三年前厉廷深与心爱的女人被迫分开,心情郁结,又被竞争对手趁其不备下毒,重病缠身。

她想尽办法在众多爱慕者中突出,得以照顾陪伴他,当时的她坚信着时间与真心会换来这个男人的爱。

三年时光,终究温暖不了他的心吗?

林安言想着,只觉得苦涩从心底蔓延至四肢,眼眶强烈的酸涩感几乎让她掉下泪来,她只能咬紧了牙勉强抑制住落泪的冲动。

厉廷深看着眼前的女人,虽说共同生活了三年,他从未多给林安言一个眼神。

如今他才仔细审视她的面容,他不得不承认,林安言是极好看的。

是那种自然,温婉的美,即使不施粉黛,也是皮肤白皙,眉眼弯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此刻她红着眼眶看着他,眼神里满是哀求和痛苦,厚厚的黑发散在身侧,显得她身板更为单薄。

厉廷深眉头微蹙,不再看她,沉静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意。

手机的震动声突然响起,厉廷深掏出手机,也许是故意的,他没有避讳林安言,接通了电话。

“廷深哥哥——”

娇软甜腻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字里行间满是亲昵与暧昧,一字一字都似针一样扎在林安言心上。

“欣欣,怎么了?”

厉廷深回应着,声音里是林安言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月光透过卧室落地窗洒在他的身侧,让这张原本棱角分明的脸更加柔和了些。

“廷深哥哥,我做噩梦了,你...你能不能来陪陪我。”

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甚至带了些哭腔。“要是...要是你忙的话,就先工......”

“不忙,我马上过去。”

厉廷深本该让人安心的话语, 在林安言耳中,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片,一刀一刀割在她苦涩的心上。

三年来无数个独自度过的夜晚,厉廷深总是说工作忙,她也就信了,原来所谓的工作在真正心爱的女人面前是如此不值一提吗?

电话挂断,厉廷深迈开修长的腿向外走去,林安言猛地伸手想要拉住他,却被男人撞倒在地上。

“嘶——”

即使有地毯,男人带来的冲击力还是让林安言摔的生疼。

她倒吸一口冷气,内心却满是自嘲,他......他就那么急着去见她吗

也许是顾念三年的情谊,厉廷深停下了脚步。

低头看了看摔坐在地的女人,眉峰微蹙,扔下一张支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门在林安言身后猛地关上,林安言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滑下。

暖风开到极高的室内,林安言只觉得浑身寒冷。

七年。

从他把她救出深渊,已经足足七年了,她爱了这个男人整整七年。

可不爱就是不爱,无论她委曲求全到什么地步,他也不会分给她一丝一毫的温暖。

他的心在那个所谓生病的女人身上,在那个一小时前打电话来,气势汹汹地要求她乖乖离婚的女人身上。

“廷深......廷深......这次我真的要走了。”

撑着地板起身,林安言擦干脸上的泪水,没有犹豫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名字。

再过一周就是他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了,她自嘲的笑了笑。

从口袋中拿出一枚戒指,那是她亲手雕琢的对戒,看来再也不会送出了。

林安言不舍得摩挲着戒指。

半晌,她下定了决心似的,把辛苦制作的戒指随手扔进垃圾桶,捡起地下的支票,翻过来留下一行潇洒的字迹。

“廷深,我走了,祝你.....一生平安。”

她不愿违背她的内心,七年以来,爱厉廷深这件事几乎刻入她的骨子里。

她无法祝他和别的女人百年好合,只能用一生平安这样蹩脚的祝语,对这段无疾而终的婚姻告别。

厉廷深,再见就是路人了。

林安言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在这座宅子里,她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乡村女孩林安言,她干干净净地来,走时也不必带走什么。

她只是简单的换了身衣服,打了个电话,便走出了宅子。

林安言刚走过宅子外的第一个路口,便被拉上了一辆车,车上穿着黑西装的男人朝她歪头一笑。

“你还是爱搞这种突然袭击。”林安言看清来人后轻笑,抬手拍了人一巴掌,“对了,我离婚了。”

“终于离婚了。”那人像是意料之中的样子,一脚踩上油门,车子便飞驰出去:“离婚好啊,三年了,该玩够了。”

林安言轻车熟路的从车夹层拿出笔记本电脑,三下五除二黑进监控系统。

指尖轻敲键盘,关于她的监控视频变得模糊,只能依稀分辨出她的人影。

她是在明确的告诉厉廷深,她走了,走的自然,而且不留痕迹。

“过去这么久了,技术不赖嘛。”男人侧眼看了安言的一通操作,微笑着开口。

“安大小姐,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