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冲喜嫁给第一豪门的病秧子

冲喜嫁给第一豪门的病秧子小说

冲喜嫁给第一豪门的病秧子

来源:网络 作者:月雪晴 主角:左玲祁俊怀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8-18 13:38:06

冲喜嫁给第一豪门的病秧子是一本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月雪晴,主人公叫左玲祁俊怀,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四年前,左玲惨遭渣姐和继母设计陷害,未婚先孕,“胎死腹中”,被渣爹驱逐出国。四年后,她刚刚回国,就替姐姐嫁给海城第一豪门的病秧子祁俊怀冲喜。所有人都觉得左玲配不上矜贵高冷的祁二少,嫁给他冲喜都便宜她了。谁料,她人美心善身怀特技,还有一对亲生的儿女撑腰,配祁俊怀绰绰有余。最关键的是,有钱有权,有颜有才的祁二少,就喜欢她一个人……...

在线阅读

左玲挺着大肚子,在镇上买了些生活用品,回到乡下开的诊所。

诊所里异常安静,当她察觉到不对时,后背被人狠狠敲了一铁棍,沉重的身子朝地面扑倒而去。

她欲起身,一只高跟鞋狠狠踩在她瘦弱的肩上,尖锐的鞋跟蹭破她雪白的肌肤,肚子紧紧贴着地面传来剧痛。

“妹妹,你真是让我好找啊。”左芋婷阴阳怪气地开口。

左玲痛得直冒冷汗!为了保护腹中孩子,她忍着痛不敢反抗。

八个月前,父亲为了家族生意未经她同意和海城富商白家订下婚约,让她回国。

左芋婷为了嫁入白家,算计她和鸭子发生关系怀上孩子,父亲一怒之下将她赶出家门。

她本欲打掉孩子,医生说她子宫壁薄,且是双胞胎,打掉孩子以后想怀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于是她决定离开左家,躲在朋友姑妈开的小诊所里待产。

然而临近产期还是被她们找到了。

“妹妹,”左芋婷脚上用了力道,却满是疼惜地说,“你要是把腹中的孩子给处理掉,爸爸也不至于将你赶出家门。”

左玲腹部坠痛,额头一层密密的汗珠,她手肘用力地撑着地,尽可能地抬起腹部,不让腹中孩子难受。

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向左芋婷低头。

她吃力地说:“爸爸将我赶出家门,就是和我断绝了父女关系,求姐姐放过我和孩子,我发誓,以后绝不出现在海城!”

左芋婷一脸为难,“哎——姐姐也想,可爸爸不答应啊。”

“姐姐想怎么样?”

左芋婷弯下身子,盯着她贴身佩戴的绿玛瑙,眼神都亮了,“这绿玛瑙成色不错。”

绿玛瑙是母亲离开时留给她的唯一东西,是她的念想,可眼下她不得不拿出来保命!

左玲咽下恨,艰难地说:“姐姐想要,我给姐姐就是,只希望姐姐能放过我!”

一直坐在另一间房里喝茶看好戏的蒋曼丽,笑吟吟地走来,她伸脚在左玲布满汗珠的额头上点了点,“这可是你自愿给的。”

左玲腹部痛感越来越明显,额头的汗珠夹杂着泪水滴落,再这样下去她腹中的孩子不保。

“嗯,是……是我自愿……送给姐姐的。啊!”

话音刚落,脖子处传来火辣辣的痛,蒋曼丽凶狠地从她脖子上生生拽下绿玛瑙,雪白的脖颈上乍现一道刺眼的血痕。

好痛,她感觉脖子都要断掉,腹部更是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让她抓地的手指在颤抖。

她含泪看向面前得意笑着的女人,艰难起身,跪坐在地低声哀求:“阿姨,绿玛瑙我已经送给了姐姐,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蒋曼丽看着戴在她左手上通透帝王绿的翡翠玉镯:“这只玉镯是传家宝啊。”

“阿姨,玉镯我也可以给你……”

“啪”猝不及防地一个耳光狠狠甩在了左玲的脸上。

蒋曼丽憎恶地骂道:“小贱人,我是左家夫人,这传家宝本就该是我的东西!”

“妈,那边还在等着。”左芋婷催促。

蒋曼丽取下玉镯,点了点头。

铁棍倏地朝左玲的后脑勺挥下。左玲猝然倒下,后脑勺溢出大片鲜血,放大的瞳孔映照出左芋婷母女得逞的诡笑,转瞬晕死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听见嘈杂的声音。

“两个孩子取出来已经没有了呼吸,不过保住了大人的命。”

她好恨,好痛,想手撕这对蛇蝎母女,可是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

四年后。

一架国际航班降落海城国际机场。

左玲戴着墨镜,迈着轻跃的步伐来到接客大厅。

“小玲,这里!”女人欢喜的朝她挥手。

左玲红唇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推着行李箱快步走去。

“姑妈,每次回国都麻烦你。思尧真是多事。”

“干嘛这么见外,四年不见,小玲漂亮了不少,姑妈差点认不出来你了!”

女人正是好友南思尧的姑妈,四年前收留了左玲,被蒋曼丽母女敲晕,醒来发现一地鲜血,想起四年前的惨状,泪水潸然而下。

那天也是左玲此生抹不去的痛和恨,那一铁棍下去她失去意识,昏迷三天后醒来孩子没了。

医生说她的孩子胎死腹中,还替父亲转交给她一笔钱,让她有多远走多远。

她才知道那天父亲也在场,他还是残忍地夺走了两个小生命。

当初父亲将她赶走,让她永远别回来,可笑的是四年却又主动给她打电话,说想她让她回家!

她答应父亲回家,不是因为父亲想她,而是她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替她两个未出世的孩子报仇。

左玲安慰道:“姑妈,我没事了,你也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以后我还会有孩子的。”

女人抹着泪笑着连连点头,心里却难过的不能自已。

“你头痛症好些了没?我听思尧说,你最近时常晕厥。”

左玲微微一笑,“别听他胡说,我好多了。”

四年前那一铁棍下去,给她留下终生不愈的后遗症,一听见轰鸣声就会头痛严重会晕厥。

回国正好赶上公司的一个重要内部会议,左玲和姑妈短暂叙旧,才去了公司。

车在纯熙化妆品公司大门前刚停下,一辆世界限量版迈巴赫紧挨着她的车停下,将给左玲开车门的司机逼退好几步。

左玲眸底闪现一抹冷厉之色,从另一边下车,摔门前去将迈巴赫上下来的男人给拦住。

男人五官立体,容颜俊美,却苍白毫无血色,而眼圈发紫,一看就是中毒所致。

她红唇扯出一抹冰冷的弧度。

“长得人模狗样,穿得衣冠楚楚,开着世界限量版顶级豪车,出生应该不差,怎么就一点素质都没有?”

男人身边的助理,脸一黑,“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这里……”

男人抬手制止,随即用手绢捂住口鼻咳嗽了两声。

左玲本以为他要道歉,却见他若无其事地绕开她走了。

左玲翻了白眼,提高声音,“将死之人,无礼就无礼吧!”

祁俊怀脚步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