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帝婿归来

帝婿归来小说

帝婿归来

来源:网络 作者:鸡汤焖饭 主角:顾远夏婉 分类:玄幻 时间:2022-08-18 09:21:06

帝婿归来是一本奇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鸡汤焖饭,主角叫顾远夏婉,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顾远这个名字在豪门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夏家上门女婿、一无是处的废材等等,全部是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只因为没有替小舅子倒洗脚水,便被其打进了医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顾远因此恢复了记忆,原来,他并非常人,而是是傲视东境的羽林军战神!战神归位,那些欺他,辱他之人,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在线阅读

“顾远这小子还没醒么,都在医院躺了两天,每天得花咱家多少钱啊!”

在南港市市立第三医院的病房里,有一个青年头上缠着纱布,昏迷在病床上。

他的头被包裹得如木乃伊一般,从纱布里还能透出一些殷红的血迹。

病床旁的登记牌上,写着病人的名字,顾远。

“够了!夏杰!不管怎么着他也是你姐夫,你这次下手太重了!”

一个女人呵斥了刚才说话的夏杰。

那夏杰说:“切,什么姐夫不姐夫的,我可没觉得我需要这种废物当姐夫,姐,你说呢?”

面对反问,这个女人也是情绪复杂。

女人名叫夏婉,正是病床上顾远的妻子。

显然,夏婉也不是太认同自己拥有的这个丈夫,可也不能被这么打啊。

那个夏杰,他将双手搭在自己的后脑勺上,然后非常无所谓说。

“我不过就是让他给我倒洗脚水,他凭什么不倒,一个上门女婿跟我硬什么硬。”

“所以你就拿花盆砸他的脑袋吗?”

“嗨,这不还活着呢么,只要没死就行。”

“好歹是条人命啊。”

这就是小舅子夏杰的态度。

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

夏婉虽然有些忧愁,但她也并没有多么责怪弟弟把丈夫打昏的事情。

“行了姐,咱们走吧,今天姑妈他们会过来吃饭,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顾远这里。”

“就这么走吗,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嗨呀,我的姐姐啊,顾远都浪费你一年的青春了,虽然当初结婚这事你做不了主,但是总归没必要一直等在这里吧!就让这小子躺几天好了。”

忧心忡忡的夏婉还是将一张银行卡留给了病房的值班护士。

同时对护士说:“麻烦护士小姐了。”

夏杰更是撇撇嘴:“还给他留钱呢,不如让医院把他直接扔出去。”

然而护士则是比较愤慨。

“你是病人的亲属?”

“是。”夏婉在回答的时候显然有些不太情愿。

“是他妻子?”

“是......”这次回答声音更小,像是蚊子叫一样。

“病人还未醒来,需要陪床照顾,你身为妻子就这么一走了之,好吗?”

显然护士也有些看不过去。

弄得夏婉脸色通红,她心中似乎有些摇摆。

“要不我留......”

正在夏婉说要想留下的时候,夏杰赶紧过来将其拉走。

“行了姐,赶紧走,姑妈那边可耽误不起,今天若寒可是带着男朋友过来的,他男朋友是谁你知道吗,那可是王家公子,顾远死不了,不用管他了。”

就这样,夏杰硬是把夏婉给拖走了。

护士拦不住:“哎,哎!你们......你们真是过分!哪有这样的亲属!”

但是护士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暂时去照顾一下顾远。

两个小时后,正在护士为顾远拔针的时候,顾远醒来了。

“你醒了?”

顾远睁开眼睛,脑子里有些发昏。

这是怎么了?

他记得自己好像是被花盆砸伤而送到了医院。

随着一阵剧烈的头痛,无数条意识如倒豆子般灌入到顾远的脑海里。

“呵呵,这一年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顾羽林真是丢人。”

原来,顾远失忆了。

六年前,顾远十七岁的时候选择了当兵。

三年之内,他成为了兵团战神,也是将帅,那是一支久经沙场的劲旅,内部将这支劲旅称为‘羽林军’。

顾远身为羽林军大帅,他拥有了自己字号,便是羽林。

顾远,字羽林!

其意取自‘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三年前的顾远,可是能够一声令下便挥师百万羽林军的大帅!

他的职责便是率领羽林军守护国家的东境!

这几年顾远一直在东境卫国,从来没有回过家,家人只知其当兵,并不知其是什么职位。

就在一年之前,顾远率军与西方的钢铁飞鹰军交手。

那一战,天崩地裂,河海沸腾。

最终的结局,钢铁飞鹰军的战神罗伯特被切成五段,其中头颅更是被羽林军缴获收藏在营中的战勋馆里。

然而,那一战之后,顾远却也失踪了。

人们都以为他与罗伯特同归于尽,羽林军内还特地为其举办了葬礼,但由于其身份绝密,并未能告知家属。

偏偏顾远并未死在那一战。

但结果也不算好。

当时罗伯特死前击中了顾远的头颅,让其脑内受伤。

更为重要的是,顾远不但失去了记忆,也变得有些呆傻。

他凭借着自己的本能潜意识从大海里游回了家,他只想回家见见父母。

于是,一年前那个比较呆傻的顾远便回来了。

父母见到自己出去当兵的儿子突然以这种状态回来,自然十分痛心。

可是顾家也不是简单的家族,那可是东溪市的大家族。

眼见顾远如此,定会被家族内的叔伯兄弟们针对。

无奈之下,顾远的父母决定为其安排一门婚事。

明面上说是冲喜,实际上是为了保护顾远远离族内纷争。

这门婚事的另一半便是顾远的高中同学,夏婉。

为了让夏婉的父亲夏宏舟接受顾远这个看起来呆傻的女婿,顾远父亲可是直接转赠了五百万!

就这样,顾远相当于是带着财产从东溪市来到了南港市做了上门女婿。

可偏偏夏家人不但贪财,还看不起顾远。

自从上门之后,夏家人几乎整日欺负顾远,甚至看其呆傻还让他做一些仆人才做的事。

不是做家务就是洗车,不是铲狗屎就是换猫砂。

尤其是那夏杰,他此番竟然让顾远为其倒洗脚水。

顾远不从,于是夏杰便抄起花盆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被砸懵了的顾远就这样住进了医院。

碰巧,此次受伤让他恢复了记忆。

“原来我这一年竟然过得如此荒诞。”顾远苦笑地自言自语。

小护士觉得顾远好像是有些不对劲,急忙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没事吧?该不会是更疯了?”

顾远笑着说:“手机,谢谢。”

“啊?”

小护士觉得顾远此时此刻讲话竟然带有一种命令般不可置疑的态度。

她竟然不自觉地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顾远接过手机,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

几声嘟响,电话里传来了精练的接线员声音。

“您好,这里是大羽人寿保险,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顾远回答:“通讯指令9595,启用加密线路,汇报你的队号。”

瞬间,电话另一头变了态度。

“长官您好,我是羽林军通讯部值班警卫8133,请您下达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