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龙国医尊 > 

第1章

龙国医尊 剑啸南山 发表时间: 2022-08-05 19:04:06

“医尊,泉城首富和海城首富想要您出手治病,诊金开到了二十个亿。”

“阿拉国矿业大亨想让您成为他家族的首席治疗医师,诊金五座金矿和十座油田。”

“另外,米国前总统的飞机刚刚降落天海市,想必也是为医尊您来的…”

天海,云山别墅前。

“好,知道了。”

萧辰摆了摆手,身后正在汇报的天狼立刻禁声。

没想到自己回来的消息还是被人泄露了,竟引的众人蜂拥而至。

顿了顿,萧辰开口道:

“从今日起,我不再是什么医尊,这些…都推掉吧。”

“还有,以后不必再叫我医尊,你我之间兄弟相称,叫我辰哥就行。”

天狼急忙开口,“是,医…辰哥。”

此刻,天狼内心感到惊诧无比。

身为龙国九星战王的他,能够这般称呼眼前这个男子的,恐怕不超五人。

萧辰看了看眼前恢宏无比的别墅,开口淡淡说道:“天狼,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便来。”

说罢,萧辰向别墅内走去。

可越往进走,萧辰心里愈发冰冷,脸上的表情如冰雪凝固了一般。

看着别墅内的陈设,萧辰一时间思绪万千。

“没想到,十五年竟如弹指一挥间。”

萧辰口中叹道。

只因眼前这座云山别墅,以前属于萧家,名为萧府。

时过境迁,现在竟然成了张家的府邸。

十五年前,萧家在天海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旗下诺远集团涵盖天海一半以上的产业,资产高达数百亿之多。

算得上天海最为顶尖的家族行列。

万万没想到,当时和萧家关系甚好的张家和魏家两手联合,一夜之间竟然将硕大的萧家颠覆,手段残忍,无所不用其极。

萧家人死的死,逃的逃,就连萧辰的父母也惨死在当场,妹妹更是从此渺无音讯。

如果不是当时的大管家顾老拼命将萧辰送出来,恐怕萧辰也殒命当场。

逃出生天后,萧辰躲藏进和自己青梅竹马有着一纸婚约的苏若离苏家。

苏家也念在往日萧家的恩情,收留了萧辰一段时日。

那年萧辰只有十岁,为了不连累苏家,只是小住几日后,萧辰连夜逃亡,最终一路流落到塞外边陲。

十五岁那年,萧辰加入西境联军,成为了一名随军军医。

十年戎马,征战杀伐。

后经一位高人点拨,成就无上医武之术。

左手执阴阳,右手掌生死。

凭着一身龙胆和惊天本领,萧辰成为了西境凶名远播的龙国龙医,更是被世人称作龙国医尊。

如今功成名就之时,萧辰选择抛去周身虚名,返回天海。

只因,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还没有来得及报!

“张家、魏家,当年杀我父母,害我族人,可曾想过当年那个只有十岁的萧家子弟萧辰回来了!”

“纵你有万贯家财,财势通天,我现在,可掌你生死!”

“重塑萧家辉煌,非我萧辰不可为!!!”

萧辰牙关紧咬,步伐坚定,向别墅后院走去。

别墅内。

张豹等人正围着一个颔首白须的老者踱步前行。

“张总,令尊的病已入膏肓,我已是无能为力了…”

说话的白须老者,正是在天海有着鬼手神医之称的孙胜雄。

张豹听闻,仰天长叹一声。

“既然孙老都这样说了,看来我父亲的病当真没有救了,哎…”

孙胜雄看着张豹摇了摇头。

“不,这天底下或许还有一人可以救令尊一命。”

“谁?”

张豹立刻问道。

孙胜雄以手抚须,四个字从口中淡淡而出:“西境,医尊。”

听到医尊这两个字,张豹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又被扑灭。

“医尊就算现在身在天海,又怎么会为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看病。”

张豹摇头叹息道:“恐怕就是散尽我这张家家财,也换不来医尊的出手相救啊。”

孙胜雄看着也是唏嘘不已,因为张豹所言非虚。

医尊圣颜恐怕都没有几人见过,更别谈能够请到跟前为人治病了。

“张总,那我先走一步,令尊的事,还请节哀。”

孙胜雄说完,转身准备走了,

就在这时,院外走进一人,正是萧辰。

看着张豹等人,萧辰脸上挂上一抹冷笑,道:“张老爷子的病,我能治!”

什么?

萧辰这话刚落,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眼神全部像看傻子一样看向萧辰。

连孙老都没有办法,他哪里来的勇气说这种话。

顿时,孙胜雄几个助手对着萧辰怒声喝道:

“黄口小儿,说话不怕闪了舌头,看过几本医书就敢在这里卖弄?”

“真是大言不惭,鬼手神医都没有办法,你说你能治好孙老的病,难道以为自己是医尊?简直胡闹!”

“狂妄竖子,还不赶快滚出这里?!”

萧辰听着这些话,不为所动,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

张豹身为张家三子,巴不得有人能够站出来救治父亲的疾病。

可现在看着萧辰年纪轻轻,穿戴质朴,哪里有半分医生的影子。

当即断定萧辰是在大放厥词,不过是乡下来的山野粗人。

想瞎猫碰上死耗子,在张家糊弄几个诊金罢了。

“哼,小子,我张家云山别墅的大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乱说话小心丢了性命。”

张豹冷哼一声,话语中威胁意味十足。

可萧辰听后,脸上渐渐爬上一抹笑意。

十五年的时间,萧辰模样早就和小时不一样了,看张豹这幅样子,肯定是没有认出自己。

“云山别墅?我怎么听说这里原本属于萧家,旧时名为萧府?”

张家当年联合魏家共同吞并萧家的事在天海传的沸沸扬扬,可张氏三兄弟偏偏忌讳有人说他张家的资产来之非义。

甚至不少提及此事的人都被张魏两家找人做掉了。

听到萧辰当着外人的面揭张家的老底,张豹顿时怒不可遏。

“你他妈到底是谁?想死是不是?”

萧辰见张豹急了,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说了,我是能救张老爷子一命的人。”

张豹的父亲张震武,便是当年覆灭萧家的罪魁祸首。

治病,只是一个借口。

让他生不如死,才是萧辰真正的目的。

张豹正欲再骂,一旁的孙胜雄接过话头。

“你口口声声说你能治好张老爷子的病,可你连病人的面都没见,不是在这里说吹牛是什么?”

现在这种打着为人看病的骗子太多了,只需要略施小计,就可以将他揭穿。

萧辰看着孙胜雄,开口道:“谁说看病一定要见到病人才行?”

萧辰眼神微闭,鼻翼轻轻翕动,随后淡淡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老先生出的药方名为五行龙胆汤吧?”

“用药以虎骨五两,血竭、三七、鹿角胶各六两,当归、羌活、川贝、浙贝、独活、桂枝、千年健各七两五钱,每药十两。”

“至于张老爷子的病症是为大寒之诊,全身筋络被一片冰寒笼罩,轻则浑身发颤,冷汗直冒,重则剧痛难忍,常常陷入深度昏迷。”

“而现在,寒气入体过深,已经到了五脏六腑,身体也已遍生寒疮,所以这位老先生才说无药可救了吧?”

萧辰负手而立,对着众人淡淡而道。

这一番话说完,在场的人都张着大嘴,就连孙胜雄都满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刚才萧辰所说的一点都没错,更神奇的是,他只是通过散发在空气中的中药味道,就能准确说出是什么药材熬制成的。

甚至,连每味药材用量多少都说的一点不差。

“你…你真能救张老爷子的病?”

孙胜雄彻底服了,急忙让手下给萧辰让开了一条通道。

张豹见孙胜雄这种态度,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肯定有些能耐。

虽然未曾和病重的父亲见面,就将病症说的一点不差。

顿时心里一阵大喜,急忙把萧辰领到了病床边。

看着产床上佝偻着身体,好像一条死狗的张震武,萧辰冷笑一声,口中轻声呢喃道:

“张震武,当年你残害我萧家,害我萧家就此分崩离析,可曾想过也有今日?”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