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医相星卜

医相星卜小说

医相星卜

来源:网络 作者:饿了就吃八宝粥 主角:赵真赵淦 分类:玄幻 时间:2022-08-05 18:23:05

医相星卜是一本奇幻小说。作者是饿了就吃八宝粥,小说主人公是赵真赵淦,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赵真此生最倒霉的事情便是轻信了小人的话,遭到好友的算计,被灌毒酒而变成了精神病。整整四年的时间,赵真的精神一直处于恍惚中,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我,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还在试图将他折磨。本以为再无能力反击,然而意想不到的变故还是发生了。...

在线阅读

“姓名?”

“赵真。”

“年龄?”

“25。”

......

“神智清醒,病情痊愈,批准出院。”

“啪嗒~”

赵真与电子音对话一阵,眼前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赵真迈步而出,久违的眼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赵真双臂展开,沐浴阳光,身心舒畅。

“这就是自由的滋味~”

在他身后,就是古都市404精神病院,他在里面整整呆了4年,今天终于康复出院了。

“先回家看大儿子,4年的时间太久了。”

赵真面带急色,迈开脚步急冲冲的返家。404精神病医院实行管制,与外界隔离,根本不允许探视。所以他担心自己儿子。

而赵真手臂上一枚手链,正不断的随着他的动作摇摆。仔细看去,手链上有一枚古朴深邃的小篆,九!

这只手链是他的病友老猴子送给他的。

精神病院内最不缺的就是精神病,个个行为怪异,神神叨叨的。疯癫是正常的,像赵真正常的反而不正常。

但是,老猴子最是离谱,每天就拉着别人讲故事,老猴子说自己是神仙转世,能够长生不老,最后连精神病都说他是精神病。

赵真反正无聊,就听他的故事打发时间。别说,老猴子还真有些本事,医卜星相,吐纳练功无一不通。

闲着无聊,赵真就跟着他练功打发时间。谁成想,四年的时间,赵真还真练出些许名堂。赵真要出院了,老猴子便将手链送给他当礼物,并郑重嘱托,手链乃稀世珍宝,不可轻易示人。

他们的功夫也是练气功夫,名为九品天仙决,决不可外传。

近乡情怯,立刻就要到家,赵真不由心虚,都是因为自己才导致家门破败,亲人离散。

四年前,他被好兄弟郑智谷算计,抢走了他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公司。

而且给在他的酒里有东西,让他发疯癫,最后将他送进了精神病院。而他的未婚妻孙卓月也一同喝下了酒,赵真也不知被如何迫害。

回想起四年前之事,赵真依旧满腔怒火。四年的时间很长,物是人非。

但是,仇必须报。

“大爷,求求你赏我一些零钱吧,我好饿啊。”走上小区的小路,耳边传来一阵哀求。

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赵真直直的愣住了。

眼前一个小乞丐,双腿都残废了,此时正跪在地上拿着一个破碗乞讨。身上的一副破破烂烂的根本不能御寒,寒风吹来,小乞丐冻的瑟瑟发抖。

破碗之中只有零零散散的几枚硬币,根本不够一顿饭钱,小男孩正饿的肚子咕咕叫。

饥寒交迫,十分凄惨。

“儿子,你~”赵真虎门含泪,声音发抖,急忙跑了过去。

“爸爸?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赵淦见到赵真惊喜的无以复加,眼中满是闪烁着喜悦的泪花,然后吃力的挪动身子,趴在赵真的怀里委屈的哭了起来,“呜呜呜,爸爸,你回来就好,回来了就不要走了。不要在丢下小淦了。”

“爸爸真的回来了!回来了就不走了。咱们回家。”赵真见到儿子这般凄惨模样,眼泪在眼中打转。

没错小乞丐就是赵真的儿子赵淦。赵淦是赵真本家侄子,自小父母双亡,也是苦命人。所以赵真才收养了他。

几年相处下来,父子感情深厚,赵真对赵淦视如己出。

四年前赵淦是阳光开朗性格,总是蹦蹦跳跳的调皮捣蛋,如今却双腿残废,精神萎靡不振。

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赵淦竟然被折磨成才这般。

“乖,和爸爸回家。”赵真抱起赵淦,眼含泪水的朝家里走去。

此时,他才发现,家中已经破败不堪。防盗门被切割成破烂,家具已经完全损坏。家中更是堆满了垃圾。

“爸爸,家没了,都被坏人破坏了。”赵淦泣不成声,泪水都打湿了赵真的衣服。

“有爸爸的地方,就有家。”赵真轻抚赵淦的背部,安慰道。

看到这些,赵真不由戚戚。

赵真之前的公司,虽然不是百强大公司,但是也是利润颇丰。赵淦在公司可是有股份的,何至于此啊。

在赵真的一再追问下,终于在赵淦口中得知了真相。

原来,赵真被诬陷成精神病后,郑智谷趁机侵吞了他的公司,并把赵淦逐出公司。

而且,以公司经营亏损为由,赵淦不仅没有得到一分钱,反而被算计的欠郑智谷的钱财。所以要让着赵淦用股份抵债。又逼迫赵淦交出他和赵真的股权书。

赵淦哪里肯,上门理论,就被打折了双腿。赵淦就是个小孩,根本没有生活能力,双腿又残废了,只能沿街乞讨。

“你干妈怎么不管你?”赵真想起那个温柔的女人,期待道。

“干妈~啊~啊~。干妈我错了,我真的把股权书弄丢了。不要打我,不要打断我的腿。疼,好疼啊。”提到孙卓月,赵淦如同发疯了一般,蜷缩在地上,十分害怕十分痛苦。

“儿子~儿子,你不要这样。都是爸爸不好。”赵真心中十分内疚,将赵淦抱在怀里,泪水不止。

一个小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折磨,才能这般痛苦。

一个小孩子到底经受了什么折磨,连名字都听不得。

赵淦平静之后,才同赵真说明。

原来,自从赵真出事后,孙卓月不仅没有伸出援手,反而伙同郑智谷趁机吞并赵真的公司。

而且,两人打的火热,妥妥的一对狗男女。

为了讨郑智谷的欢心,孙卓月亲自带人逼迫折磨赵淦交出股权书。赵淦的一双腿就是孙卓月亲自打折的。

“夺我公司,残害我儿,这对狗男女真是欺我太甚,我赵真跟你们不死不休。”赵真怒火中烧大声道。

然后蹭的起身,就要找两人算账。

“爸爸你别去,那对狗男女财大势大,你孤身一人怎么算账。咱们努力的工作生活,别在招惹是非了,平平安安一辈子才是福啊。”赵淦撑着身体死死的抱住赵真,累的浑身颤抖,“爸爸,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咚”

“他么的家里人死光了。”

本来就破败的房门,一脚被踹开,几个满脸横肉的混混直接冲了出来,手持器械恶狠狠的。一时间气氛凝重。

显然来着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