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生1985从修家电开始

重生1985从修家电开始小说

重生1985从修家电开始

来源:网络 作者:小安德鲁 主角:黄铭詹茵芳 分类:都市 时间:2022-08-05 15:01:06

抖音热文《重生1985从修家电开始》由知名小安德鲁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黄铭詹茵芳”书中主要讲述了黄铭本是一个身家百亿的富豪,他清楚的记着自己的公司在这一天上市了,也因此让他的名声大噪,无数名流人士纷纷庆祝,而黄铭却在庆功宴上喝多了。等他再次有了意识以后,他已经重生到了1986年,此时的他还成为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废物。不仅如此,这辈子的他还有了老婆孩子……...

在线阅读

“1985年?”

“我重生了?”

此刻,黄铭看着眼前印有“流金岁月”的老式挂历。

只见上面全是80年代港台明星。

就连纸色上都是充满了泛黄卷边的年代感。

黄铭是一个重生者。

在36年后的今天,他的公司在港上市,一跃成为知名企业。

创造百亿身家。

因为,也让他名声大震。

身边各界名流人士纷纷庆祝。

叫他黄总。

结果,他在庆功酒宴上喝多了,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

他已经重生了。

魂穿了同名同姓的黄铭。

在1985年的黄铭。

他是海康街头的小混混,经常吃喝嫖赌打老婆,欠了一屁股赌债。

如果不是老婆一个打两份工,他早就被饿死在街头了。

重生在这种人的身上,黄铭是一万个不愿意。

转了一圈下来,黄铭发现这个家还真的穷,除了床和半旧不新的梳妆该,就剩下一张用来吃饭的桌子和几个木头做的小孩子玩具了。

“都穷成这样子了,还学别人吃喝漂赌,也怪不得老天爷让我重生在你身上,这是安排我来拯救那个傻女人,和两个小孩子啊。”

说起那个傻女人,黄铭就觉得可惜。

黄铭口中都傻女人叫詹茵芳,和黄铭结婚四年,有一对龙凤胎。

自从黄铭被国营工厂开除后,詹茵芳就做两份工作,晚上在国营工厂上夜班,白天在私营快餐店帮人家洗完。

两个孩子因为没时间照看,白天就被送去詹茵芳父母家里,下班的时候再接回来。

正想着,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门窝石和钢铁摩擦发出吱吱的声音。

一个大概二十四五的女人牵着两个孩子进来。

女人就是詹茵芳,身上穿着花纹衬衫,脚上是一双黄色的胶鞋。

她牵着的龙凤胎男的叫黄恩迪,女的叫黄嘉莹,今年四岁。

詹茵芳看到黄铭竟然在家就楞了一下,下一秒就收回眼光,担心黄铭找她要钱。

倒是两个孩子还小,不太懂事,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爸爸”。

活着么多年,黄铭第一次听到除了舍友之外的其他人叫自己爸爸。

后世,黄铭的妻子因为难产,一尸两命,让忙碌你愧疚,不再取妻子,一直扑在事业上,麻痹自己

看着眼前。

也许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吧!

让他重新有个妻子和孩子。

也许因为心中遗憾的执念

黄铭对两个孩子笑了笑:“你们等一下,我这就给你们做饭去。”

这男人要主动做饭?

詹茵芳马上警惕起来,心里有些担心,

她知道黄铭是个吃喝嫖赌的混子。

一个回到家不是找吃,就是躺床上对她吆五喝六。

这男人主动做饭,这里面绝对问题。

肯定是图谋她和孩子的钱。

“不用,我自己来!”詹茵芳冷冷的拒绝,不想给这个男人任何的借口。

随后把孩子抱在怀下。

看着詹茵芳胳膊上的淤青,黄铭觉得一阵心痛,对她温柔地笑了笑,没有说话,拿起刚买回来的菜就走了出去。

他们住的是黄皮楼,这种房子是没有厨房的,家家户户都是在走廊上放一张桌子就是厨房了。

见黄铭已经在门口的“厨房”忙碌起来,也不在阻拦,但心里打定主意,等一下不管黄铭提什么要求,都直接拒绝。

很快,饭做好了。

炒青菜炒咸鱼干,配一锅白米饭。

詹茵芳看着桌子上的白米饭无奈的摇头。

现在的米1.3毛钱一斤,还需要粮票,她在国营工厂一个月也不过开48块钱的工资。

这种白米饭她吃不起,平时都是喝白粥。

不过看到两个孩子眼中放光,詹茵芳也没有多说,就当让孩子高兴高兴了。

就这样,一家四口默不作声的吃着饭。

忽然,木门被人踢了一脚,两扇门狠狠的撞在墙壁上,其中一扇掉了下来。

一个叼着勇士烟的男人走进来,看了眼桌子上的饭菜,嘲讽道:“哟,都吃上白米饭了,那欠我的钱是不是该还了?”

男人的暴躁吓得两个孩子连忙多到詹茵芳的身后。

詹茵芳像母鸡一样张开双手将两个孩子护在身后,超男人怒吼:“陈志勇,欠你钱的是黄铭,要钱你去找他要,踢我们家门干什么?”

在看到陈志勇的那一刻,詹茵芳就知道黄铭又欠赌债了。

陈志勇是附近街道上出了名的混子,名声一片狼藉,上门准没有好事。

“陈志勇你找死是吗?”黄铭缓缓站了起来,冷冷的道。

一只手握住了酒瓶。

这一幕,让詹茵芳有些出乎意料。

“你敢骂我?”

陈志勇嗤笑了一声,双眼一瞪,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在他的眼中,黄铭就是一个废物,平时面对他的时候唯唯诺诺,被他出老千赢了钱也不敢吭一声,还老老实实的签下欠条。

所以,这一刻哪怕黄铭表现的很冷酷,在陈志勇的眼中也是装出来的,只要他说话的声音重一点,黄铭马上就会怂了。

黄铭,两世为人,可惜他的灵魂不是这个年代的。

突然!

黄铭砸碎了酒瓶,露出了那一面锋利的玻璃碴子。

他上前抓住陈志勇的衣领:“我不但敢骂你,你踢坏我们家的门,我还要让你给我赔钱。”

“你......”

陈志勇没想到黄铭会这么硬气。

他看着破碎的酒瓶子后,

不由的愣了一下。

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想要挣脱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掉,就凶狠道:“黄铭你给我搞清楚了,是你欠我的钱,欠条上写的清清楚楚,你跑不掉。”

“我没想跑,欠条上写着10月1号还,我就会在10月1号之前还你。”

“但是你今天弄坏我家门,你就得赔。”

听着黄铭的话,陈志勇阴冷地说着:“行,你这门我赔,我倒要看看你10月1号你怎么还我200块,还不上的话,到时候上门就不是我一个人了。”

黄铭毫不在意,200块对别人来说不少,但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年代在他黄铭的眼里,就是片地黄金的时代,只要他愿意,在这个时代肯定能留下他的传说。

黄铭放开陈志勇,伸手道:“赔钱,20块。”

“什么,你一扇破门要我20块?”陈志勇不乐意了。

“你赔还是不赔?”

“赔!”

陈志勇咬牙掏出20块,又放了几句狠话才离开。

从黄铭开始说话,詹茵芳的眼光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女人的直接告诉她,这个男人变了,和以前不同了。

可是以前的经历又告诉她另一个答案,让她不要轻易相信这个男人。

此刻,

黄铭把两个孩子拉回来坐好,端起碗说着。

“没事了,我们接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