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花家大小姐

花家大小姐小说

花家大小姐

来源:网络 作者:飘落 主角:花欲燃江逾白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8-05 11:25:06

甜宠新书,花家大小姐由飘落所编写的言情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花欲燃江逾白”书中主要讲述了花欲燃可是花家的大小姐,出身高贵,虽然外表上看着一副柔弱不可欺的样子,实则此人就是喜欢扮猪吃老虎,内心是个狂野丫头,有敢同苍天做斗争的精神。不过因为从小同江逾白有婚约,长大后两个人也要正式联姻了,殊不知半路出了岔子,而他们二人的这份姻缘还能得到圆满吗?...

在线阅读

一辆敞篷跑车狂奔在盘山路上,开车的是一位美丽的女士,她艳丽而精致的妆容,在风中猎猎作响的婚纱,无一不显示着这是一位新娘,而她身旁的男士也是一身礼服,看起来这是一对新人,仿佛某个电影的结尾,一对披荆斩棘终于走到一起的新人一同奔向幸福的未来。

然而,这却是一对逃婚的新人,你没听错,不是一个,是一对逃婚的新人。

“江逾白!这条路真的是去机场的捷径吗?”

那位美丽的新娘一脸凶相的抓着方向盘,全神贯注的超速驾驶之余在问她身边的新郎。

“我怎么知道!是蔺萧燃给咱们制定的路线!”

那位新郎紧张的抓着安全带,一脸惊恐的看着前方山路,狂风已经吹没了他的发型。

“花欲燃你开慢点!我不想还没上飞机就先上灵车!”

“我一秒都不想和你在一起,我希望现在马上就能到机场,然后就和你分道扬镳!”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结婚?要不是家里......”

一切就是此刻戛然而止,因为本还算宽敞的路面上,一辆卡车斜冲了过来。

“我就说还没上飞机就先上…”

这是新娘花欲燃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

“江逾白,你个乌鸦嘴!”

这是公主花欲燃说的第一句话。

花欲燃头疼欲裂的睁开双眼,江逾白个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高速公路上哪来的货车逆行,还偏偏朝他们撞,动动脑筋就知道肯定是家里的老头子派的人!

以后她一定要搞死花家。

花欲燃坐起身来,正在心里叫嚣着报仇,眼角的余光却突然发现一丝异色。

不对,这是哪里?

惊愕的抬头一扫,只见她身处一间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雕花镂金的紫檀大床,水晶珠帘逶迤倾泻,屋内摆着三扇松柏梅兰纹屏风,金丝楠木八仙桌,桌子上错金螭兽香炉上冒出一丝幽幽白烟。

花欲燃低头一看,她的身上穿的也是成成叠叠的古装,十分华美。

What?

她不是和江逾白一起翻下山崖了吗?

“嘶。”

头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好疼!

这特么不是做梦啊,难道是家里老头子为了逼她结婚故意搞得阴谋?

就在花欲燃想象力飞到阴谋论时,一个梳着双丫髻,身穿碧绿齐腰襦裙的圆脸女子小跑了进来。

“公主,你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

花欲燃刚要开口,一听到公主两个字,她凌乱了。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

圆脸女子赶紧抬手挥了挥,完了,公主可别是摔傻了,本来就不聪明。

花欲燃扭过头,猛然起身,一脸迷茫的问:“你是谁?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多么经典的三句话啊,在现代那个网络发达的地方,谁还没看过几部穿越剧啊。只是她没想到逃个婚竟然彻底逃离了那个世界。

花欲燃满心期待,希望眼前的女子能配合点。

果然,圆脸女子眨眨眼,问:“公主您是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对对对!

“公主您是不是不记得奴婢叫什么?”

嗯嗯嗯!

“公主您是不是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错没错!

花欲燃双眼放光,快快快,给我解释解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是不是失忆了?

圆脸女子哀怨的看着花欲燃。

“公主,都什么时候了您还闹,陛下听说您落马,气的杯子都摔了,以前您闯祸,每次都装失忆吓唬奴婢,但您这次都实在是太胡来了,怎么能为了调戏丞相家公子从马上摔下来呢。”

圆脸女子说完,似乎实在是气急了,又加了一句:“这次,奴婢也救不了您了,等会儿陛下来了,您自己跟他解释吧!”

花欲燃眨眨眼,再眨眨眼,所以说,这是怎么个情况?装失忆的惯犯?调戏丞相公子的流氓?这公主是什么人设啊??

她的剧本里没有这个啊!

正当花欲燃准备努力说服圆脸女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道尖锐的声音。

“陛下驾到!”

花欲燃双眼一黑,觉得自己要完。

一个身穿明黄华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相貌端正,眼角虽有细纹却不减一起威严,衣服上用金丝绣着九天金龙,在他走动间似动非动。

圆脸女子立马跪拜在地

“奴婢拜见陛下!”

“平身。”

中年男子一挥手,快步走到花欲燃床前,眼神关切的问:“燃儿,你怎么样了?”

花欲燃略一思索,看样子,这个公主应该挺受宠的。

这就好办了,她立马很掐自己一把,逼出了一把眼泪。

“父皇,儿臣头好痛。”

我都病成这样了,你总不忍心罚我吧?

旁边的圆脸女子听到,立马露出一幅不赞同的表情。

可惜的是,花欲燃并没看到。

可皇帝一听她这话,反而露出一脸怒意,训斥道:“燃儿,你这次实在太过出格,怎可对那丞相之子行此轻佻之事,要知道你的未婚夫是南晋大皇子江逾白,为父宠你多年,可你就快要成亲了,也该有些大人的样子了。伤好之前你就不要出华阳殿了,老老实实把《金刚经》抄五十遍。绵云,你给我看着公主。”

圆脸女子一福身:“奴婢遵命。”

中年男子说完,恨铁不成钢的看了花欲燃一眼,摔袖而去。

后面的话花欲燃一句没听,“未婚夫江逾白”这几个字仿佛把她砸蒙了,什么情况?合着我逃离了整个世界也逃离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