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是千亿豪门继承人

我是千亿豪门继承人小说

我是千亿豪门继承人

来源:网络 作者:陈小九 主角:楚风羽潇潇 分类:玄幻 时间:2022-08-05 11:10:06

我是千亿豪门继承人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奇幻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陈小九,小说主人公是楚风羽潇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楚风是赘婿,被人处处看不起,都认为他是个吃软饭的,拥有一个天仙般的妻子,更加惹人妒恨。虽然外界对他都是非常不看好,只不过楚风自身并不以为意,他只想安稳地过日子就可以了。面对那些冷言冷语当做没有听到就好。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让他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了。...

在线阅读

男子站在一栋超豪华别墅跟前,仰头看着眼前的一切。

别墅前停满了超跑,每一辆都价值连城,如果这里这不是富人区的话,现在一定围满了凑热闹的人。

别墅顶楼,一个面相虚弱,头发花白的老者,在另一名中山装老者的搀扶下,始终看着楼下的男子。

男子却在注意到他们的眼神之后,不屑地转身离去。

“十年了啊,老爷,没想到楚风少爷还是放不下过往,不肯回来。”中山装老者无奈地说道。

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母亲那件事,他始终记恨着我们。”

“听说他娶了羽潇潇?羽家是怎样一个家族?”

“老爷,羽家不过是稀松平常的小家族而已,这段婚姻对少爷没有任何帮助。”中山装老者回答。“少爷总有一天会明白您的苦心。”

“只有回来司徒家,他才有享用不完的荣华富贵和取之不尽的财富。”

“这些......有什么用?他依旧不肯回来,当年,是我对不起他们母子。”老者说着,也仰起头来,不过跟楚风不同。

他是倔强,老者,是心酸。

此时的楚风,毅然决然地走出富人区,身姿挺拔而强硬,没有半分想回头的意思!

十年前发生过什么?

哼,不过是一个贪图富贵的懦弱父亲,一段难以回首的往事罢了!

可楚风绝对不会原谅司徒家,今日,是老管家用计把他诓骗到这里来,想让他跟司徒珲见上一面。

楚风发现之后,毅然拒绝进去!

他姓楚,不姓司徒!要他回去可以,把司徒家欠他目前的全部还回来!

当年但凡司徒珲能够多点人性,为他们母子考虑,楚风的妈妈也不用走到那种地步。

而今,一切皆成了过往。

司徒家富可敌国,只手遮天?

在楚风眼里,不过草芥而已!也许有一天,他会回去司徒家,但那一定是司徒家全体认错道歉,并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

什么父亲?楚风只知道自己有个母亲!

现在他妈妈没了,这世上无人再能凌驾在他头上,天大地大我最大!我命由我不由天。

“罢了!”别墅顶上,老者看着远处渐渐消失在视野中的楚风。“你且多关照他吧。”

“放着别人羡慕嫉妒不来的财富不要,却跑去当了一个上门女婿,指不定要吃多少苦头。”

老管家颔首道:“知道了,老爷,您也要保重身体才行,老奴相信,总有一天,楚风少爷会开窍的。”

“你放心!”老者看着弱,但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在我儿回来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

“我要替他守着司徒家庞大的家业,这些,都是我儿的,别人,休想!”

楚风在澄海市的街上快步走着,死咬着牙,眼眶红润。

楚风本以为十年过去,自己已然对这些陈年往事全然不在意,但没想到司徒家人的出现还是让他险些失态,直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旁人无法想象,这个仅仅二十多岁出头的年轻人,究竟都经历过什么。

只能对他敬而远之。

就在快走到羽家的时候,楚风停住脚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没什么异样后才迈开脚步。

这些年来,司徒家总是时不时会派人来盯着他,美其名曰,关心!

可笑!

相比之下,楚风甚至觉得自己眼下的生活都还不错。

他是三年前入赘羽家的。

羽家在澄海这个三线城市也算不小的势力,但让他们名噪一时的事情,莫过于三年前羽家甚至于整个澄海市最漂亮的女子羽潇潇,破天荒地嫁给了无比落魄的楚风,还不准羽潇潇出嫁,而是把楚风收为上门女婿。

这件事情在头版头条占了一个星期,本来谁都不认识楚风的脸,现在走到哪都被别人称一声“羽家的废物女婿”,羽家也因他沦为澄海市的笑柄。

楚风自己也感到意外,经过多方打听,入赘三个月后才明白前因后果。

原来当时羽潇潇的父亲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对方差点没把羽家给整死,最后大人物故意点名要羽潇潇嫁给一个废物,将羽家永远钉在耻辱柱上才肯罢休。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楚风就是这个耻辱柱,羽家的人每当看见楚风就会想起这段耻辱往事,气得牙痒。

不敢得罪大人物,但对楚风却是一口一个废物,打心眼里看不起楚风。

正在这时,羽潇潇的电话打了进来。

“我已经跟你说过今天不能迟到,你现在人呢?有没有脑子?”责怪的语气,声音冰冷,像是在训斥下属。

三年了,楚风早已习惯这些冷言冷语,却还是加快了脚步。

今天是羽家老四千金的订婚宴,他们要赶去祝贺。

羽家家主膝下一共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羽潇潇的父亲是老三,自家侄女订婚他们自然也是要去的。

“潇潇,不好意思,半路有些事耽搁了。”好在楚风出门早,掐着点赶到了,站到羽潇潇身旁。

“你一个废物的事情再大能大得过今天这场婚宴?”这话倒不是羽潇潇说的,而是来自一旁的妇人,声音充满尖酸刻薄。

此人是楚风的丈母娘,田芳。

“没大没小不懂轻重,潇潇被你缠上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田芳几乎是指着楚风的鼻子尖声数落,又看见楚风身上的衬衫,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就穿成这样来?你是诚心要丢我们家潇潇的脸!”

妇人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把楚风生吞活剥一样,而另一边的中年男子也责怪地瞪了楚风一眼,眼神里也充满厌恶。

“来都来了,别说了妈。”羽潇潇像是习以为常,摇了摇头。

“凭什么不能说?这个废物有让我们省心过一天吗?今天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还故意穿成这样,是怕别人没地方嘲笑他?他丢的是我们一家子的脸!”田芳愤怒地瞪着楚风,自从楚风入赘之后,她就没得到过别人好脸色。

“我让你别说了!”羽潇潇猛地一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