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家父宋太祖

家父宋太祖小说

家父宋太祖

来源:网络 作者:小龙家水哥 主角:赵德昭赵匡胤 分类:玄幻 时间:2022-08-05 10:15:05

人气小说《家父宋太祖》是小龙家水哥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是赵德昭赵匡胤,内容主要讲述赵德昭是个土生土长的现代青年,一觉睡醒之后,他发现自己穿越到大宋,成了一位窝囊皇子!原身的父亲不是别人,正是大宋开国之君赵匡胤!世人都说虎父无犬子,可原主却是个十足的废材,身为大皇子,直到父皇死的那天,都没有等来封王立储!面对地狱般的开局,赵德昭完全没有在怕的,他决定为了皇位拼一次!...

在线阅读

“pia!~”

一声惊天霹雳,在耳边炸响,许远山身子一震,猛地一下翻身坐了起来。

只感觉眼前一片漆黑,还没看清楚身在何方,便又感觉脑袋中一阵刺痛,不由得“哎呀”惊叫了一声,急忙伸手,按住了太阳穴。

过了几秒钟,脑中的刺痛感消失了,许远山轻轻地揉着太阳穴,慢慢地消化着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记忆:

我是赵德昭,贵州防御使,今年十八岁,官家嫡子,家父……

赵匡胤!

家父赵匡胤,大宋开国之君,宋太祖!

我……

成了宋太祖的儿子?

微微愣了好一会儿,许远山,嗯,赵德昭才猛地反应过来:

穿越!

老子竟然穿越了!

黑暗中,赵德昭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仿佛要看穿眼前的黑暗一样!

“吱呀!~”

一声轻响,房门被推了开来,一点亮光,出现在了房门口。

赵德昭转头望去,却见微弱的烛光后面,映照着一张惨白的脸颊。

脸颊的主人,手持着蜡烛,走到床榻边,点亮了床榻前的宫灯。

宫灯散发出来的明亮的灯光,照亮了内室,许远山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大郎,您醒啦?”

掌灯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内侍,点亮宫灯后,便又走到了榻前,关心地瞧着赵德昭。

赵德昭略微愣了一下,便已经记起了眼前的内侍。

刘天恩,自九岁时,父亲代周建宋,成为皇宋官家后,就被派到自己身边,打小服侍自己的内侍黄门。

九年来,刘天恩朝夕与赵德昭相处,服侍赵德昭的饮食起居,可谓是赵德昭身边最亲近的人!

“大郎,大郎!”

见赵德昭有些呆愣地望着自己,刘天恩不由得又低声唤了两声。

“怎么了,天恩?”

赵德昭回过神来,瞧着刘天恩问道。

“大郎,时辰还早,要不您再睡会儿?”

“嗯,什么时辰了?”

“刚过丑时。”

刚过丑时,那就是凌晨三点多!

赵德昭转头瞧了一眼漆黑的窗外,嗯,时辰的确还早。

这时候还是初春,开宝二年(969年)的二月初,正是春寒露重的时候,只穿着里衣的赵德昭,在稍显空旷的内室里,感觉还真有些寒气入体。

“行,那我再睡一会儿,早朝的时候叫我。”

赵德昭再次倒了下去,躺在床榻上,任由刘天恩拉过锦被,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微微闭上眼睛,赵德昭却并没有立即入睡,而是在进一步的消化着,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遗留给自己的记忆。

现在是开宝二年,自从五年前的乾德二年,自己受封贵州防御使后,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了。

身为官家嫡子,又已成年行冠,到现在,却连个王爵都没有,就更别说什么太子储君之位了!

行冠五年,都还只是个虚封的贵州防御使!

自己这个官家嫡子,生得还真是窝囊!

难怪最终皇位会被赵二这个‘高梁河车神’给夺了去,甚至还因为对方的一句“待汝自为之”,就被吓得自刎而死!

糅合了前后两世两人的记忆后,赵德昭对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的所作所为,以及未来的结局,只有两个字形容,就是窝囊!

活的窝囊,死得更是窝囊!

但是现在,他来了!

这具身体现在由他许远山来主宰,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再如历史上的赵德昭那样,窝囊的活,窝囊的死!

改变,就从这一刻开始!

胡思乱想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许远山,嗯,赵德昭才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了也不知道有多久,感觉才一会儿,赵德昭便又听到有人在耳边低声地轻唤道:

“大郎,大郎,快醒醒,快醒醒,大郎。”

赵德昭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动作太大,甚至将刘天恩都给吓了一跳。

“天恩,什么时辰了?”

“大郎,已经寅时三刻了,您得收拾收拾,准备上朝了。”

刘天恩在一旁躬身说道。

赵德昭微微点了点头,在刘天恩的服侍下,起了床。

穿好朝服,戴好幞头,配上玉带后,便在十几个元随的护卫下,坐着软轿,出府去了大内垂拱殿。

早朝的地方,就在垂拱殿。

按照记忆,赵德昭找到了自己的班次,位于右边武官班序靠前一点的位子。

赵德昭虽是皇子,而且是嫡长子,但他的‘本官’,只是贵州防御使,属于武官秩序,排在他前面的,还有观察使和节度使!

当然,跟防御使一样,观察使和节度使,也正在向着虚衔靠拢。

自从建隆二年,官家杯酒释兵权以来,节度使和观察使,也包括更低一级的防御使,渐渐都成了一种虚封的荣耀加衔,不再拥有实际的军政大权了!

赵德昭将双手笼在衣袖里,叠放在小腹上,玉笏斜靠在臂弯里,平静地注视着文武两班的中枢大臣们。

他是皇子,能够站在他前面的人,不多,但无一例外的,全都是曾经手握大权,甚至是跟官家有着结义之情的义社十兄弟,如王审琦、韩重赟等朝廷重臣。

而在他的对面,文官班序中,为首的一个,便是以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的身份出任宰相的赵普。

赵普身后,就是开封府尹、同平章政事的好‘二叔’赵光义了!

第一次上朝,赵德昭好奇地打量着满朝的文武大臣,并暗中将这些人,跟‘自己’记忆中的名字和身份地位,联系了起来。

虽然是皇子,但从踏入垂拱殿到现在,满朝的文武大臣,却是连一个上来跟赵德昭打招呼问好的人都没有!

倒是他的好‘二叔’,还有唯一一个位在‘二叔’前面的宰相赵普,身边围满了人,正不停地对赵光义和赵普,说着各种言不由衷的恭维话。

赵德昭这个皇子,落寞地站在一旁,倒显得有些形单影只了!

对此,赵德昭却毫不在乎,眼神在赵光义和赵普身上微微扫了一下,旋即便又挪了开去,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起眼前的皇室宫殿来,目光最后更是有意无意地,落在了那铺着黄绸的御案后面的雕龙交椅来!

那把代表着天下至尊的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