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出狱后神秘老公上门求婚

出狱后神秘老公上门求婚小说

出狱后神秘老公上门求婚

来源:网络 作者:十月安安 主角:苏娇娇薄霆深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8-05 08:54:06

热门小说《出狱后神秘老公上门求婚》是知名十月安安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娇娇薄霆深”内容主要讲述薄霆深是薄家私生子,他地位低下,毁容阴郁,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可偏偏,他喜欢上了海城小公主苏娇娇,所有人都觉得他痴心妄想。几年后,苏娇娇跌下神坛,锒铛入狱。再反观薄霆深,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人人都想攀上的商界帝王。为了出狱,她把自己卖给了这位后来的海城首富。她以为他会报复折磨自己的,谁料,他居然爱她如初。...

在线阅读

是夜,别墅。

苏娇娇推开主卧的门,走了进去,房间没开灯,很黑。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银色面具,看不见容貌。

微弱的光线中,只能看到他精硕又强健的身体。

苏娇娇蜷了蜷手指,然后爬上床,到了他身上。

但是当她的指腹碰到男人结实的腹肌时,还是瑟缩了一下,一直隐忍在心头的屈辱和羞耻感,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为了走出监狱,她跟别人做了一笔交易,将自己给卖了。

有一个男人病入膏肓,无药可医,需要一个八字契合的女人来冲喜,做他的一夜新娘。

她就是这个万里挑一的一夜新娘。

这时,她纤细的皓腕突然被一把扣住,耳畔传来声音:“你,是什么人?”

这道嗓音低沉富有磁性,但格外的冰冷。

苏娇娇受到惊吓,猝然抬头,一下撞进了男人的双眸里。

男人已经睁开了眼,他有一双深邃的狭眸,眸子如鹰隼般犀利,现在他森然阴沉的看着她,像两个小深渊,拉着她不停的往里面坠去。

苏娇娇打了一个寒颤,惊惧不安,“我…我是你的…一夜新娘…”

下一秒,他无情一甩,翻了一个身,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

嘶。

她的衣服被粗暴的撕开。

陌生滚烫的男人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直接将她吞没。

苏娇娇纵然已经下定了决定,但是没有情事经验的她还是抗拒了一下,但男人肌肉如铁焊,带着不容置喙的强势力量,不让她有半分逃避和退缩。

眼泪,从眼角滑落。

......

三年后。

无数道的闪光灯逼的苏娇娇睁不开眼,耳畔充斥着各种谩骂声,从四面八方涌来。

“骗子!”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海城小公主!”

“当年医院抱错了孩子,她是个假千金!”

“她捅了真千金一刀,想杀人灭口!”

“毫无人性的杀人犯!”

“让她坐牢!”

面前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大家面容狰狞的咒骂她,讨伐她,她害怕的往后退,恐惧和疼痛如同潮水一样将她淹没,让她喘不过息。

“你是什么人?”男人冰冷的嗓音不带一丝温度。

“我是你的一夜新娘!”

苏娇娇瞳仁骤缩,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洗手间里的水龙头往下滴着水,滴答滴答的,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压抑又渗人,苏娇娇抬头看着镜面里的自己,她脸色惨白,像个鬼一样。

她只不过来洗个脸,闭眼时就做噩梦了。

三年了,她总是在做这个噩梦。

收拾了一下情绪,苏娇娇走了出去,她现在是清洁工,来打扫这栋别墅的。

这时“嗒”一声,别墅大门打开了,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闯入视线。

是别墅的男主人回家了。

苏娇娇抬头,只见男人身上穿着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英俊清贵,他气质淡漠疏离,又透着高高在上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

这是一个有钱人。

苏娇娇低下头,继续打扫卫生。

男人一身酒气进来换鞋,站在客厅里看着苏娇娇,宽大的清洁工衣服衬的她很是纤柔小巧,几缕秀发落在了腮边,露出她半张莹玉姣好的侧颜。

男人抬手扯了一下领带,然后微眯狭眸上前,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

苏娇娇一惊,“先生,你干什么?”

话没说完,男人将她连推带抱,丢到了客厅里的沙发里,他压上去,嗓音沙哑道,“卖不卖?”

他问她卖不卖。

苏娇娇一愣,能住在这种几千万别墅里的男人都不差钱,也不会差女人,他怎么会看上她这个清洁工?

她发愣的几秒,他已经将她固定在他的身下,气息紊乱,“今晚陪我一夜,你开个价。”

苏娇娇当即奋力反抗,手脚并用的踢打他,“先生,你是不是喝醉了,你清醒一点,我只是一个来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身上的男人拨开她腮边的乌发,露出她整张小脸,这个苏娇娇曾经不但是海城的小公主,更是从出生起就有着石破天惊的美貌。

巴掌大的小脸,骨相清冷绝美,如同鸡蛋白般的娇肌,樱.桃小嘴巴,再配上一双水漉漉的翦眸,光这美貌就是海城的天花板。

男人低头埋在她白.皙的颈子里又亲又啃,低沉磁性的嗓音覆在她耳畔,邪佞又透着轻蔑,“做清洁工才赚几个钱,陪我一夜,价格你来开,想好了,别把自己卖亏了。”

说着他开始扯她身上的衣服。

受到侵犯和羞辱的苏娇娇脸色煞白,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走开!我不卖!”

男人一时没得手,被她从身下逃脱了。

咚,一声。

苏娇娇滚落在地毯上,额头撞上了茶几尖锐的几角。

有鲜血顺着她的眉眼流了下来,跟她苍白的脸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男人愣了一下,向她伸手。

苏娇娇顾不上擦血,整个人像是刺猬一般往后退,“别过来!”

她连滚带爬的起身,头也没回的跑了。

......

苏娇娇失去了清洁工这份工作。

从别墅离开后,家政经理就通知她不要再过去上班了,说客户投诉她。

那个男人竟然还把她投诉了。

想起那个男人,苏娇娇还心有余悸,她并不认识他,昨晚是第一次见。

她坐过牢,有案底,好的工作根本就不要她,她只能去应聘一些底层的工作。

但是找了一天工作,都没有人要她。

这时路过了皇朝酒吧,这可是海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很多有钱的男人在里面挥金如土。

皇朝酒吧的经理正好看到了苏娇娇,“娇娇公主,你要不要来酒吧上班?”

苏娇娇摇头,“我不做小姐,我不卖身的。”

“不用卖身,我们卖酒,卖酒拿提成,都是干净钱,这里卖酒来钱最快了,很多小姐妹靠卖酒都给自己买房了。”

苏娇娇并不想在这种地方上班,但是,她需要钱。

苏娇娇进了皇朝酒吧卖酒了,很快她就被推进了一个卡座了,被一个油腻的老总灌了几杯酒,“娇娇公主,来陪我喝酒,你喝几杯酒,我就买你几瓶酒,怎么样?”

这个老总的目光色眯眯的,苏娇娇心里不适,但是只能忍着。

这时她感觉一道阴沉的目光盯在了她的脸上,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