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后娘只想搞事业

后娘只想搞事业小说

后娘只想搞事业

来源:网络 作者:幽噎 主角:顾秋月岳长锋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8-04 19:31:06

全本小说后娘只想搞事业由幽噎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顾秋月岳长锋”内容主要讲述顾秋月意难忘飞机失事而穿越成为了一个小村姑,这对于她来说完全是另外一种人生,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既然已经来到这个陌生古代了,她自然不能让生命白费,马上开启了逆袭模式,从小村姑到掌控一切的强者,顾秋月会用实力证明自己的,好戏还在后面上演。...

在线阅读

低矮的茅草屋里,一个年轻女人和一个獐头鼠目的中年男人正试图用绳子捆住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中年男人道:“我这价格可给的不低了,你卖的是个小子,又不是丫头,要是丫头卖进窑子里还有几分赚头......”

年轻女人轻嗤一声:“哼,你瞧这小子这模样,难道不比丫头好看?我听说有些有钱老爷可就好这一口呢!”

“死女人,你放开我!”

小男孩眼神凶的像头小狼崽,手脚并用的拼命挣扎,瞅准机会一口就咬在了年轻女人的手上。

“啊!该死的小王八羔子,你居然敢咬我!”

年轻女人疼得惨叫一声,毫不犹豫抬手就往小男孩脸上打去。

“住手!”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年轻女人和中年男人都愣了一下。

扭头看去,只见土炕上原本昏迷不醒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冷冷地看着他们。

顾秋月忍着头疼,艰难地消化着涌入脑海的陌生记忆。

自己身为二十一世纪最杰出的医学天才,居然因为飞机失事而穿越了,变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古代村姑!

这小村姑生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但是好吃懒做,没人肯娶,不得不嫁给了被流放到他们村里的犯人岳长锋。

还要给一个五岁的孩子当后娘,自觉受了天大的委屈,日日作天作地。

而这一切,眼前的年轻女人,也就是原身的堂姐顾莺儿没少在其中推波助澜。

“哎呀秋月妹妹,你可算醒过来了!”顾莺儿一脸惊喜的模样叫了起来,“都怪岳澜,这么小年纪就敢偷钱,还把你推倒摔晕过去,他是存心想害死你啊!”

“你胡说!”小男孩恨恨叫了起来,“那些钱都是我爹爹拼命挣回来的!他现在都快病死了,我是拿钱给我爹爹请郎中的!”

顾秋月这才想起来,前几天岳长锋被官府拉去服苦役修堤坝,但是意外重伤昏迷,被送了回来。

原身居然连个郎中都不肯请,因为她早就悄悄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就想让岳长锋活活病死之后好改嫁!

岳澜焦急之下想偷钱给爹爹看病,却被原身发现。

争执之下原身不小心摔倒,脑袋磕在了石头上,竟然就这样摔死了。

顾秋月心中叹息,真是现世报!

“嘿,还敢嘴硬!”顾莺儿一把拧住岳澜的耳朵,没好气道,“秋月妹妹,这小贼是不能留了,还是干脆卖了吧,我连买家都带来了!”

她说着就像是拖牲畜一样,把岳澜往人牙子的方向拖去。

岳澜还想继续咬她,顾莺儿不耐烦,劈手就给了他几个巴掌。

顾秋月眸色一冷,迅速掀开被子下了炕,拦在了顾莺儿面前:“顾莺儿,放开他!”

“秋月妹妹,你怎么了?这小子可是能卖五两银子呢!”

顾莺儿不解地看着她,说着压低了声音,“二河哥不是都跟你说了,等岳长锋一死,就带你回京城过好日子吗?有这五两银子,足够你置办嫁妆了!”

她口中的“二河哥”,正是顾秋月勾搭的奸夫。

“闭嘴!”顾秋月听到这个名字就一阵恶心,抬手在顾莺儿手腕的穴位上一点。

顾莺儿只觉手腕一阵酸麻,不由自主地松了手。

顾秋月一把将岳澜拉过来拦在身后,冷声道:“孩子不卖,你们走吧!”

这下几个人都震惊了,就连岳澜都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人牙子眼看生意要黄,连忙舔着脸凑过来笑道:“哎,这位娘子,有话好说,你是不是觉得价格低了?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

刚才跟顾莺儿的话只是为了压价,实际上这小孩可是上等货色,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放过!

顾秋月拉着岳澜避开人牙子伸过来的手,眼中的神色又冷了几分:“不管多少钱都不卖!”

见她态度坚决,人牙子也变了神色,露出了混不吝的嘴脸:“你说不卖就不卖?老子大老远跑这一趟,没有走空的道理!”

“实话告诉你,今儿不管你卖不卖,这孩子老子都要定了!”

他说着一撸袖子,抬手就往岳澜身上抓去,竟然是打算强行抢人!

岳澜脸上全是恨意,咬紧了牙看向厨房的方向。

那里有刀......

但是下一秒他就震惊地瞪大了眼,只见顾秋月飞起一脚踹在了人牙子的裆下!

人牙子惨叫一声捂住了痛处,顾秋月顺势一把扼住他的喉咙按在了墙上,另一只手抽出了发髻上的铜簪。

簪子锋利的末端对准了他的眼珠子,带着戾气问道:“你再说一遍?”

人牙子七尺多的魁梧男人,此刻吓得冷汗直冒,腿软得几乎站不住:“我说,我说,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求姑奶奶饶了小人狗命!”

说着脚下一阵淅淅沥沥,居然硬生生被吓尿了!

顾秋月嫌恶地收回了手,冷喝一声:“滚!”

人牙子如蒙大赦,顿时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

顾秋月又扭头看向顾莺儿,眯起了眸子:“你还不走,也想让我亲自动手?”

顾莺儿早就吓呆了,此刻才回过神来,失声尖叫道:“顾秋月,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月轻嗤一声,原身当这个堂姐是好人,但她却从记忆里看得清楚。

原身作天作地折腾岳长锋得来的银钱和东西,有一大半倒是被顾莺儿用各种名头拿了去。

就像这次,要不是她醒来的及时,只怕岳澜被卖掉不说,那五两银子也会落进顾莺儿的口袋里!

顾秋月懒得再跟顾莺儿纠缠,抬手一挥,铜簪“嗖”地飞了出去,险险贴着顾莺儿的脸颊划过,“笃”地一声钉进了她身后的土坯墙里。

“就是这个意思,你如果再不走,下次簪子就不会这么幸运的避开了!”

“好,好,顾秋月你别后悔!”顾莺儿又气又怕,恨恨的一跺脚,提着裙子跑了。

顾秋月这才转过身,看向身边的小包子。

岳澜顿时像是受惊的小兽一样后退了好几步,下意识用手护住了头脸。

这下意识的动作,还有袖子滑下胳膊上露出来的淤青,都显示着这个才五岁的孩子承受了不知道多少虐打。

顾秋月叹了口气,蹲下身平视着小包子的眼睛,认真道:“放心,以后娘绝不会再打你了。”

岳澜顿时把小脸一扭,硬声道:“你才不是我娘!”

他说着像小狼崽子一样凶凶地瞪了顾秋月一眼,扭头就往外跑。

顾秋月眉头一挑,一抬手就扯住了小孩的领子,把他整个拎了起来:“你要去哪儿?”

岳澜小腿乱蹬,张牙舞爪的叫道:“我要去给我爹爹请郎中!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咬死你!”

顾秋月这才想起来,自己貌似还继承了个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