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他说他要结婚了

他说他要结婚了小说

他说他要结婚了

来源:网络 作者:魔云初 主角:路卓思荆寒郁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6-25 18:27:06

他说他要结婚了是最近抖音上非常火的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是魔云初,小说主人公是路卓思荆寒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路卓思跟荆寒郁在一起三年,她以为他们在谈恋爱,男人却告诉她:他要结婚了。知道真相的她打算离开,他却要她懂事。去他的懂事吧!路卓思非但没有选择懂事,反倒是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了。再见到她的时候,荆寒郁认清了自己的心,他打算余生只爱她一人,结果却发现自己母亲的死跟她父亲有关系……这场爱情,该何去何从?...

在线阅读

路卓思跟着荆寒郁三年,荆寒郁对她很好,很宠她,不管什么东西,只要她多看一眼,第二天,这个东西就会出现在她眼前。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荆寒郁放在她身上的这份感情是无人可比的,可是路卓思的心却始终悬着,因为荆寒郁从未说过会娶她,她们之间,似乎是只谈感情,不谈婚姻。

路卓思有时候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太矫情,可是一个女人想要一个名分真的有错吗?

或许生在这个年代,她该想的更开些,可是她心里,始终还是想要一个家,一个属于她的家,想要一份独属于她的幸福。

今天路卓思去了医院,因为她觉得不舒服,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说她的节育环掉了,让她取了。

路卓思没有取,这种事她害怕,她需要荆寒郁陪着她。

路卓思回到商山别墅时,荆寒郁还没有回来,路卓思看了眼时间就去准备吃的。

她进了厨房,系好围裙,本来是想煮粥的,可是最后却把粥煮糊了,索性,什么也不做了,她摘下围裙,去了客厅,把自己丢在沙发上。

路卓思思绪很混乱,她一直在想她跟荆寒郁的事。

三年前,她和荆寒郁似乎是一瞬间就确立了关系,第一次在一起之后,荆寒郁递给了她一盒避孕药,亲眼看着她吃下去,那时候他说她们还不到要孩子的时候。

后来,荆寒郁带她去上了节育环,他说女孩子总是吃避孕药会伤身体。

三年了,他对她那么好,可是她却一直没弄明白,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正想着,门被人打开了,她知道,是荆寒郁回来了,荆寒郁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就连他最信任的秘书楚行都没来过商山别墅。

灯被打开的时候,路卓思懒懒的抬起头,看了眼正在换鞋的男人,“你回来了。”

荆寒郁看了眼沙发的方向,似乎有些意外的说道:“你在家啊,怎么不开灯?”

路卓思没有起来,懒懒的回了句:“不想动。”

荆寒郁换了鞋,走到路卓思面前,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觉得没什么问题才问道:“哪里不舒服?”

路卓思摇头,“没生病,就是单纯的懒,不想动。”

荆寒郁淡淡的笑笑,说道:“本来我今天是打算回来吃饭的,现在看来,我就只能吃你了。”

说着,荆寒郁起身拉上窗帘,她懒得动,刚好他也不想上楼了,两个人就在客厅折腾了起来。

荆寒郁在这个时候还是很绅士的,他很会顾忌路卓思的感受,被他伺候的服了,路卓思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就全没了。

荆寒郁起身的时候,路卓思就像是个猫儿一样,懒懒的窝在那不想动,荆寒郁也没有折腾她,拿纸巾给她清理了一下,然后就去了厨房,不一会,厨房就传来了香味。

闻到食物的味道,路卓思的肚子跟着适时的叫了两声,但是她实在懒得动,便冲着厨房说道:“我饿。”

“马上就好。”很快,厨房就传来荆寒郁的回应。

果然,不一会,荆寒郁就端着一碗海鲜粥出来了。

荆寒郁将粥放在茶几上,然后拉起路卓思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再端起碗,一口一口的喂着路卓思吃粥。

她们之间,真的是像极了谈恋爱的样子,他们不会特定谁收拾卫生或者是谁做饭,有时候她做,有时候他做,也有时候一起做,收拾卫生也是一样。

路卓思是真的饿了,很快就将一碗粥吃了个干净。

“还要吗?”荆寒郁看着她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便问道。

“嗯。”路卓思懒懒的点头应着。

荆寒郁轻轻的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道:“等着。”

荆寒郁进了厨房,这次她出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两碗粥,他将一碗递到路卓思手里,说道:“这会有力气了吧,自己吃?”

路卓思脸一红,接过碗,小声说道:“刚刚也能自己吃。”

她的声音虽轻,荆寒郁却也清清楚楚的听见了,他笑了一下,没说话。

二人很快就喝完了碗里的粥,荆寒郁接过碗,问道:“还要吗?”

路卓思摇头:“不要了。”

荆寒郁拿着碗去了厨房,随后厨房就传来了流水的声音,又过了一会,荆寒郁从厨房出来去了卫生间,不一会就拿着一块湿毛巾出来了。

他再次回到客厅,坐在路卓思身边,然后拿起她的手,仔细的擦着,“我有事要和你说。”

“我也有事要和你说。”路卓思任由他擦着自己的手指。

荆寒郁手上的动作顿了下,说道:“那你先说。”

路卓思摇头,“还是你先说吧。”

荆寒郁将毛巾随手丢在茶几上,拉起她的小手放在掌心,然后说道:“我要结婚了。”

路卓思愣愣的看着他,她以为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你刚刚说了什么?”

荆寒郁看着她,重复道:“我要结婚了。”

路卓思感觉那几个字就是炸雷,在她耳边,炸的她几乎失聪。

好半晌,她才将目光聚集在荆寒郁的眼睛上,那么深沉的眼眸,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路卓思抽出自己的手,反握住荆寒郁的大手,仿佛这样她就可以掌握主动权一样,她问:“我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我们以后也可以谈恋爱。”他的眼睛依旧平静无波,似乎她们正在说的是个及其平常的事情。

路卓思看着荆寒郁认真的神态,半晌,她抽回自己的手,“阿郁,你若结婚,要么新娘是我,要么我们分手。”

路卓思从未这般认真的跟荆寒郁说过话,荆寒郁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仿佛不认识她一般,他说:“思思,我一直以为你很懂事。”

懂事?何为懂事?乖乖的做个第三者叫做懂事?

路卓思突然明白了很多事,她不留余地的说道:“明天,我就要知道答案。”

说完,路卓思起身上楼,这一晚,荆寒郁没有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