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枭龙至尊

枭龙至尊小说

枭龙至尊

来源:掌中云 作者:侠名 主角:唐安, 顾婉秋 分类:都市 时间:2022-05-05 19:00:09

独家小说枭龙至尊由侠名写的都市情感--都市生活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唐安, 顾婉秋”内容主要讲述因被陷害,唐安惨遭入狱。 三年牢狱,换来的是众叛亲离! 妻子背叛,兄弟结仇,母亲重病,那一晚,唐安看清了人性! 他誓要夺回一切,将那些曾经欺辱过自己的人,永远踩在脚下!

在线阅读

二月二,龙抬头,云消雨霁。

第一监狱,秦城牢狱所。

甲字号楼外,当狱警为唐安解开手铐和脚链时,整栋楼都在欢呼。

“安哥,一路好走!”

“安哥,好走啊,等小弟出狱后,一定追随安哥你的脚步,随你去汴城干一番大事业!”

更有甚者知道“医神”唐安要走了,纷纷趴在铁窗前哭鼻子抹泪。

“唐老大!走好啊,出去记得别意气用事,不要再进来了!要遵纪守法,做个好医生知道吗?行走江湖记得当心,可别再被外边的那群畜生给害了!记住咯!”

“唐大哥,替我给阿姨和嫂子道个好!”

“也替我给阿姨问个好!”

当手铐和脚链落地,意味着唐安彻底自由。

欢呼,唏嘘,不舍,哭喊…所有声音交织在一起。

听的唐安内心杂乱如麻。

半晌,沉默良久的他朝身后缓缓抱拳,算是告别!

转身,唐安走出监狱大门。

二月末寒,天还有些冷,唐安遥望云端,归心似箭。

“妈!儿子回来了!”

三年里,唐安无数次幻想着家人重聚。

妻子,母亲…这是他三年如一日,努力表现,争取减刑的动力。

一想到自己的家人,唐安便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奔向秦城高铁站!

同时,他内心深埋的仇恨种子也开始发芽!

此次出狱,他誓要找出当年陷害他的人来,要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他还要找到自己那畜生亲爹,替自己母亲讨回公道!

翌日夜晚,大雨滂沱,华灯初上。

唐安刚一下车,便火急火燎的追回家中。

汴城东区,一栋豪华别墅外,看着家中灯火通明,唐安激动到眼睛红润。

“妈,儿子回来了!”

说完,唐安正是准备冲上去叩门。

可这时,屋内的一声娇斥却擒住了唐安的手。

“哎呀,死鬼!你慢点,弄疼人家了,看你猴急的,人家内衣都被你扯坏了呢!“

漆黑如墨的夜色里,唐安浑身湿透。

女人的声音,如一把尖刀,戳中他的心脏。

他愣住了,浑身颤抖!

因为说话的正是他青梅竹马的妻子,楚秋瑶!

“小骚货,今天穿的这么情趣啊!是为了奖励我把那老太婆送进精神病院,还帮你把恒宇药企搞到手吗?”

“放心,听说张家那边已经了有动静了,老太婆活不了多久!”

男人下流猥琐的声音,再次震住屋外的唐安。

“是他?“

唐安不敢相信,跟自己老婆偷情的男人竟然是自己视为亲兄弟的挚友——彭峰!!!

愤怒,羞恨,杀意…

复杂情绪一刻间如火山喷薄,灼烧着唐安内心。

他恨不得马上冲进去把这对狗男女给宰了!

但理智告诉唐安,不是现在。

因为他们刚谈论的恒宇药企,正是自己入狱前所创立的公司!

他们这是在瓜分自己的财产?!

“这两个杂种!!!”

唐安强按杀心与愤怒,继续往下听。

“哼,这话说的好像药企过户了只是我一个人似的,你不也得利?”

男人淫笑,撩拨着女人也浪.叫着。

“得利得利,当然都得利啊!我彭峰能有今天,还不是都仰仗宝贝你吗?要不是三年前你给我出那点子,让我篡改几项药物证明,指认唐安主持研发的药吃出了人命,唐安那大冤种能进狱十年吗?”

“他不蹲监狱十年,也没咱现在坐拥市值近千万的药企公司,还过着神仙般的潇洒日子啊!“

轰!

一句,当下如晴空霹雳,劈傻了门外的唐安!

是他们!

原来三年前陷害自己的是他们!!!

唐安的心再次被绞的连渣都不剩。

原来!

三年前楚家要自己入赘,其实就是觊觎自己的财富!

屋内的谈论还在继续。

“当年他还不是自作多情?以为他入赘了我楚家,就是我楚家人了!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十三年前,他跟他那老母狗是被他亲爹抵赌债,抵给我爸的,在我爸看来,他那老母狗不过就是泄欲工具,至于他?一条野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做我楚家人?“

“给他口饭吃,他能活到今天,那都是我们楚家对他天大的恩情了,至于他后来创办的公司和赚的钱,我拿了,也就是我们家向他收取的一些利息!“

听完这毒妇的话,唐安早已是气红了双眼,紧咬铁牙。

“恩情?”

“恩情就是我和我妈在你楚家当牛做马十年!恩情就是你不择手段夺我财产,恩情就是你这臭婊子背着我搞男人吗?”

此时,就连唐安紧攥着的拳头都开始发抖了。

“就是!收他利息那都是看的起他了,也不知道那废物东西怎么想的,把公司股份给他妈百分之三十不说,还给公司设了过户门槛,得三年后,也就是一周后咱们才能完全过户,真是倒了他妈的血霉,那废物难不成还能未卜先知?“

闻声,女人扑哧讥冷一笑。

“还未卜先知呢,他要未卜先知还能进监狱?十年刑期呢,就他那德行,妥当的刑满释放,怕什么?咱又不会保释他!”

“再过七年他才能出狱,只怕到时候他那老母狗都被咱们弄死了,老母狗一死,我就是合法的继承人,公司不一样还是咱们的?只要咱们掌握了绝对控股权,那所有财产就是咱们的,他剩什么?就算是出狱了,到时候他又拿什么跟我们斗?“

“嘶!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就那废物东西…除了是个书呆子,搞钱有点方法…其他的就是个二百五,不怕!”

污言秽语入耳,一切真相大白!

这一刻,唐安的心仿佛窒息了一样,破烂不堪!

自己青梅竹马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

自己视为亲兄弟的人,给自己下套!

自己还没来得及孝敬的母亲,也被他们折磨到了精神病院!

公司,财富,也尽数被窃取!

何等的不公啊!!!

恨,滔天的恨!

灌满了唐安支离破碎的心。

他醒悟过来。

这些债,必要他们的血来偿还!

“狗男女!!!”

这一刻,积攒了三年怒火的唐安彻底爆发。

他盖住面部!

咚——!

一脚猛踹!

别墅大门瞬间破开。

楚秋瑶和彭峰此时在沙发上正打的火热呢,听见巨响后,也吓了一大跳,赶紧收住动作。

等着唐安冲进去时,两人正衣不蔽体,慌忙的找着衣服。

而当两人趁着灯光,看清来人狼狈模样时。

一时,心惊肉跳。

“你…你是谁?”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喊出来的,

只见眼前,一个面戴黑巾的男人,眼带凶光的冲了进来。

“要你们命的人!”唐安一字一句的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