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纨绔世子替嫁妃

纨绔世子替嫁妃小说

纨绔世子替嫁妃

来源:网络 作者:眠风 主角:乔初慕容锦昭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5-10 16:20:06

纨绔世子替嫁妃是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是眠风,小说主人公是乔初慕容锦昭,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乔初本是现代世界一名神医,在出任务期间不幸丧命,再度醒来后便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古代世界。原主是个替嫁世子妃,在家遭受姐妹们排挤,嫁人后遭受夫家欺凌,简直是个绝世小可怜!为了活命,乔初决定抱紧世子夫君大腿。没多久,大家发现那对不被看好的夫妻竟然杀疯了!...

在线阅读

乔初从摇摇晃晃中醒来时,满眼的红。

下一刻,她扯掉盖头,打量身上的火红嫁衣。

如果记忆没出错的话,她应该是引爆装置和敌方首脑同归于尽才对,怎么一睁眼就在这花轿子里?

嘴角有点痒,她抬手一抹,指尖染上黑色的鲜血,所以这具身体是被毒死的,而她借尸还魂?

这时隔了一层的锣鼓声涌进了耳膜,将她彻底融入这异世中。

乔初再次醒来时,人靠在床柱上,耳边是压低声音又肆无忌惮的交谈。

“传言乔家大小姐貌美如花,是京城第一美人,怎么这新娘子又瘦又弱,还没出轿子就晕了,亏得喜娘在旁边撑着才完成了拜堂。”

“谁说不是呢?新娘子看着不像十五,倒像个女娃娃,不过倒跟咱们世子配一对。”

后面就是心照不宣的嘲笑声。

寥寥几句,就让乔初有了个大概的猜测。

不是传言害人,就是她这新娘身份货不对板,至于那位还未露面的新郎,能被下人这么编排,估计也是有问题的。

几个呼吸间,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一群人鱼贯而入。

“哎,你们是谁?这里不能随便进来——”

“呦呦呦,快走开,别挡着我们看新娘子。”

闹哄哄中,喜娘和下人就被轰出去了。

隔着盖头,乔初模糊看到几个人影推搡着位高个的人走近,紧接着她左侧坐了个人。

她眼眸低垂,受限的视野瞥到了与她同样火红的新郎服。

“十世子,快掀盖头,让大家伙瞧瞧你的美娇娘。”说话人声音轻浮。

“啧,爷都不急你急什么?”懒散的声音在乔初身侧响起。

“那你要不动手,我们就帮你掀了。”流里流气的语调,让人心生嫌恶。

话落,乔初感觉有道黑影往跟前凑,她眯眼,下意识就要扣住。

谁想有人比她快一步,轻轻一折,对方就疼得鬼哭狼嚎:“哎呦哎呦,十世子,你快松手,我的手快断了。”

“柳安,胆子肥了?爷的人你也敢碰!”

是新郎。

叫柳安的人痛呼道:“我这不是替世子爷着急吗?”

“皇帝不急太监急,给爷一边待着去。”

话落,旁边一阵哄笑。

这时,有人匆忙进门,点头哈腰将这群纨绔请了出去。

轮到新郎,那人反而口气倨傲,“世子,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吗?”

新郎随意摆了摆手,并没回答。

片刻后,热闹的房间就剩下一片冷寂。

乔初察觉道灼热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像是密密麻麻的网,将她圈在其中。

敌不动我不动。

静谧中他开口了,语气散漫夹杂着嘲弄,“乔大小姐,想不到吧,你嫁的不是风华绝代的慕容云飞,而是我这个你曾说过连帮你提鞋都不配的浪荡子。”

卧槽,跟新娘子有仇的?

乔初迅速脑补了一出富家小姐被二流子强取豪夺的豪门狗血剧。

“怎么不说话?平时不挺能说的吗?哑巴了?”

对方恶意满满,就要动手去扯她的盖头。

乔初眼疾手快抓住另一头,不让他得逞。

“你不说话,也没人当你是哑巴。”乔初直接呛回去。

对方一顿,似乎有些诧异,随即冷哼一声,指尖一用力,她差点连人带布往前摔。

不懂怜香惜玉,差评!

一个低头,一个仰头,四目交汇。

一个惊愕,“你是谁?”

一个惊艳,妈耶这人也太好看了吧!

乔初以为会看张倒胃口的无赖脸,没想到会是个绝色美男。

眉若远山,挺鼻薄唇,红衣墨发,极致的红和极致的黑,交融出郎艳独绝的视觉冲击感。

美男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一把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禁锢在床柱与他之间,眉间戾气横生,“乔仙月呢?”

乔初无辜摇头,“我不知道。”

美男满是不信,语气威胁,“看来你这舌头白长了,不如拔了。”

“你敢!”

乔初伸手就要去推他,却被他扣住双手,她心一紧,奋起扭动着身体,意图挣脱。

她像只滑不溜秋的泥鳅,都快抓不住了。

美男无奈,下一刻就放开她,他摩挲着指尖的粉末,嫌弃道,“你是往脸上倒了多少粉,白得跟鬼一样。”

乔初摸了摸脸,也蹭了一手,她耸了耸肩,又不是她化的妆,怪她罗?

转眼,美男吊儿郎当在椅子坐下,漫不经心地打量她,“名字,身份,目的。”

乔初眨眨眼,“乔初,新娘,嫁人生子。”

她乖巧端坐的模样,反而让美男冷嗤出声,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要听实话。”

“如果我说今天接亲的时候,我的头撞到花轿失忆了,你信吗?”

美男似笑非笑道,“你说呢?”

换她她也不信,但总不能说,嗨你好,其实我是二十二世纪的军医,为了保护秘密研制的药剂,不幸殉职,而上天有好生之德,让我在这具身体里重新醒来?

乔初无奈,但她刚穿过来,脑海里没有原身的记忆,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这要怎么蒙混过关呢?

“把衣服脱了。”

乔初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对上美男好整以暇的视线,她才确定刚才那句不是幻听,她羞愤,“你无耻!”

美男大方点头,“我可以更无耻一点。”

说着他作势要起身朝她走去,“我可以委屈点帮你脱。”

乔初护住胸口炸毛道,“别过来!”

美男像是被恶心道,“你这种干瘪豆芽老子没感兴趣。”

乔初不信,“那你干嘛要我脱衣服?”

美男往后一靠,单手支着下巴,嘴角轻勾,绝色容颜添了几分邪肆,“新娘被掉包,如今生死不明,而你身份成谜,万一是潜伏的刺客,想在洞房花烛夜刺杀本世子呢?所以识相点把衣服都脱了,看看你身上是否藏了凶器。”

乔初:……

“如果我不呢!”

美男语气可惜,似在指责她的不识好歹,“那我只能叫侍卫进来搜你的身。”

“你别乱来!”乔初惊慌。

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本想逮着机会偷溜,哪里想到这幅身子这么不争气直接昏睡到恶狼进门!

美男语气不耐,“那你脱不脱?”

乔初咬牙,“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