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一诺许终身小说 > 

第二章:孤女白玉莲

一诺许终身小说 酸甜气泡水 发表时间: 2022-03-20 18:47:05

十里红妆,鞭炮震天响,轰动了整个城市。

苏婉端坐在堂上,身穿正红礼服,头戴朱玉,衬得她整个人犹如仙宫仙女一般,来客进门都看直了眼。

“将军真是好福气啊!没想到他的夫人这样花容月貌,他又怎会看上那巷中的卖豆腐的孤女白玉莲呢?竟还要娶她!”

“你不懂了吧?我堂叔在军中当兵,我听他说那白玉莲对将军有恩,当年倭寇破城,是这白玉莲大义,不顾自身安危保护了老夫人的遗体,将军这才决定娶她。”

“原来如此,那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堂下的人议论纷纷,苏婉听得不是很清楚,但那些嘈杂的话语在御墨池骑着高头大马进府的一瞬,消失在了苏婉耳中。

苏婉看着眼前一身红袍,面如冠玉,身长玉立的男人微微出神。

当年御墨池也是骑着这样一匹高头大马,满脸含笑地将她从轿子下接出来,温柔地牵着她的手,拜了父母跟天地。

他曾说过,他会对她一辈子好的。

他曾对天发誓,这一辈子只会有她一个女人,绝对不会负她。

怎么转眼,御墨池就要娶别的女人了呢?

“夫人!夫人!”莺歌压低的焦急声音,唤回了苏婉的注意力。

白玉莲头上戴着红盖头,手中端了一杯热茶,低眉顺眼半跪在她面前,“姐姐,请用茶。”

下意识地,苏婉去寻御墨池的眼睛,却对上了如冰般无情的眼眸,墨深的眼中还透着一丝警告跟不耐烦。

苏婉心头猛地一颤,她伸手接过茶,一饮而尽,滚烫的茶水烧进喉咙,一直到胃里,烫得她心直发疼。

过了礼后,苏婉便借口身体抱恙,回了屋。

宴会上熙熙攘攘,热闹万分,而苏婉的院中却空落落的,如同冰窖一般。

莺歌理了一床被子出来。

“夫人,今天天气凉,说是半夜要下雪,您可别冻着了。”

“院中没碳了么?”

莺歌面色一顿,轻声道:“管家说今日要办喜事,没多余的碳了。您别担心,我明日便去集市上买。”

苏婉一哂,自嘲道:“也是,御墨池恐怕以后都不会来我这长乐院了,要是把这院子烧得热腾腾的,也是浪费。”

到了半夜,外面的热闹才消停下来。

苏婉翻了一个身,眼中没有一丝睡意,她拥着还残留着御墨池气息的枕头,忍不住想,这个时候,御墨池应该已经到了荷苑,跟白玉莲在一起了。

说不准,他已经挑开了她的红盖头,跟她喝了交杯酒………

突然,院中的门被人拍得哗啦作响。

苏婉心头一紧,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开门!开门……”

她没有听错!

苏婉顾不得穿上鞋子,飞奔出去,打开了院门。

扑面而来的酒气,身上的喜服歪歪扭扭的,眼眸猩红的御墨池正依靠在门口,待院门开了,他才扶着墙壁,站直了身体。

“苏婉,为什么我母亲跟妹妹都死了,你却活着?”

御墨池低哑的声音响起,像是一把锈钝的刀,一刀一刀割着苏婉的心。

“御墨池,我……”

御墨池抬手捏住苏婉的下巴,眼里是毫不掩饰的痛意:“婉婉,我是那么信你!我将母亲跟清儿交给了你啊!”

“你怎么能够无情地抛下她们,一个人逃命?”

“清儿还那么小,才14岁,她叫你嫂嫂,你配得起她这句嫂嫂么?!”

苏婉脸色一白,她喃喃道:“我没有抛下她们……我没有……”

“你没有?”御墨池双眼猩红,“苏婉你真是满口谎言!”

“清儿尸骨无存,而我母亲的尸首,若不是玉莲拼死保护,恐怕我也根本寻不见!而你却安然无恙!”

“苏婉,这夜里你如何睡得安稳,难道你没有听见我母亲跟妹妹的哭泣声么?!”

御墨池眼神落到了苏婉喉咙上,冰凉刺骨:“苏婉,你的心怎么那么狠!”

“我真恨不得杀了你。”

苏婉心疼得快要窒息,泪砸了下来:“御墨池,当年我……”

“将军!将军!”

娇柔婉转的声音由远及近,白玉莲一脸担忧地寻了过来。

“原来将军在姐姐……”

白玉莲的话待看清眼前的女子,卡在了喉咙之中,脸色瞬间苍白。

怎么是她?

当年便是这个女人怀中抱着一个小姑娘,身后还拉着一个老人的尸体,只是那小姑娘昏迷不醒,那女人便将老夫人的遗体托她照料,还给了她一大包银两,说是等看了大夫,再来找她。

只是当天夜里,她嫌那尸体累赘,草草将尸体埋了,刚打算跑路,便遇上了突围回城的御墨池!

御墨池一看她手中的玉佩,便将她拦了下来。

白玉莲只好编造了自己救了老夫人,只是老夫人重伤不治,将玉佩给了她当做报酬的假话。

而御墨池在看到老夫人尸首的那一瞬,便信了白玉莲的话。

白玉莲看清了苏婉的脸的当下,苏婉也看清了白玉莲的脸。

“是你?”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