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龙武医王

龙武医王小说

龙武医王

来源:网络 作者:公子一定火 主角:沈青衣 分类:玄幻 时间:2022-01-15 08:36:06

火爆新书,《龙武医王》是来自作者公子一定火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文中主角是“沈青衣”小说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沈青衣本是豪门贵少,然而因为一场阴谋算计,男人最终被丢入了火海中,就在沈青衣以为自己将奔赴黄泉路时,奇迹发生了,刺眼的眸光让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陌生的环境告诉了他,此刻的他身处边关,在这里,他仍叫沈青衣,只不过此时的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柔弱少年,而是战场上归来的无敌剑帅……...

在线阅读

夏国,东境。

战争虽然已经结束,可是滚滚的硝烟仍在连绵的狼牙山脉袅袅弥漫!

东境最高军事指挥中心。

大权在握的首长赵长龙目光扫过桌面上的无数勋章,缓缓地落在一个男子身上,语气里充满了叹息:“你真的要走?”

男子身材高大,肤色古铜,看上去给人一种很伟岸的感觉,着一身军装,往那一站,一股勃发的英姿便逼人而来。

“首长,六年之约已到,你知道我还有未了之事,请你允诺。”

赵长龙叹道:“想你这些年战功不断,此番又于千军之中斩敌主将,率领东方神剑用一个小时就解决了狼牙山拉锯近一年的边患之乱,国家已经决定同意让你授封将星殿,此时离开,太可惜了。”

将星殿!

那是夏国军人最高的荣誉,建国百年,几代将帅足有上千人,然而能够授封入殿的不足二十人,而今他却有幸入主,甚至将成为夏国史上最年轻的一位。

这绝对是巨大的诱惑,可男子却是不为所动:“谢谢首长栽培,抱歉了。”

赵长龙看出他去意已决,无奈道:“罢了,我也料定你的脾气必然是不会改变念头的,诺,这个盒子里是你入伍之前一直封存的物品,另外还有你师傅才传来的书信,托我在你决定离开后交给你。”

男子当着赵长龙的面打开信封,一页潦草的字迹顿时映入他的眼帘:

乖徒儿,老头儿我知道你铁定回去,毕竟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但是你答应老头儿我三件事,这第一件便是从军六年为国效力,现在你要退伍,我便有第二件事交代给你。

当年我能够在葛天市机缘巧合救了你,全赖我与葛天市三大家族之一黎家家主黎天河的交情,他临终前来书一封,希望我帮他的孙女黎心语稳固家族大业,以免被人夺权,顺利接替他在黎家的地位。

你也知道,老头儿我一把年纪早已断了出山的念头,这事就交给你了,我看好你哟!

署名,罗青衣!

罗老头儿啊罗老头儿,只怕你不知道黎心语七年前就跟我订婚了,你提的这件事就算不说,我也一定会帮她的,分内之事嘛。

男子收起信纸,便抱起铁盒,对赵长龙一躬身,肃穆道:“首长,珍重!”

赵长龙目光凝重:“记住,今日离去,你便再不能以军人自居,但即便做个普通人,日后行事也定要以家国为重,莫要行差踏错。”

“首长教诲,一定谨记。”

男子行了军礼,再次鞠躬,才怅然离去。

走出指挥中心,四辆车上迅速冲下十三道身影,个个都是龙霸之气,威风凛凛,这正是东方神剑军团的十三战将,他们纵横东境,征战海域,护夏国东方国门,敌人莫敢越雷池一步!

可是见到男子却是立时俯身垂首,因为这男子便是东方神剑百万雄兵的统帅,沈青衣!

被誉之为东境剑帅!

他目光扫过众人,平静地道:“诸位兄弟,我走之后,东方神剑威名不可堕,不管谁来继承我的位置,你们一定要鼎力扶持,护我国门安定!”

“剑帅,你不能丢下我们!”

“我们这些兄弟随你南征北战出生入死,你舍得吗?”

“没错剑帅,你若决意要走,我们跟你一起走!”

“……”

众人的厚重情义,令沈青衣这个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男儿也不禁眼眶湿润,可随即目光又坚决了起来:“胡闹,你们是一名军人,保家卫国是你们毕生的荣耀,我只是还有未了之事,将来未必便没有咱们兄弟再并肩作战之日,别了,兄弟们!”

说完他便决然地上了汽车,对自己的专人司机李耀吩咐道:“小李,送我去机场。”

看到车子启动,十三战将各自不舍,但每个都是热血男儿,不愿儿女情长,于是纷纷行军礼高呼:“恭送剑帅!”

沈青衣看着倒车镜里的十三道身影渐渐模糊,嘴里不禁喃喃叹道:“从此以后,再没有东境剑帅,只有沈青衣了。”

咔!

他轻轻地打开了铁盒,取出了尘封已久的物品。

一个玄青铁牌。

正是罗老头儿赠给自己的青衣门门主令牌,他曾说过,持此令牌,便是青衣门的第七十三代传人,夏国青衣门的千支百脉,但凡见此令者,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任何指派,不得违抗!

还有一个是破旧的诺基亚手机。

当初沈青衣在葛天市遭人陷害,被罗青衣救走之后,一直隐于山林,除了学遍青衣门的诸般医术之外,便是苦练青衣门一脉单传的绝世神功,太青玄诀。

随身携带的手机一直处于损坏状态无法修复,一年后应罗老头儿之命,入伍六年,手机虽然托人复原,但因执行机密军事行动,一直处于封存状态,直到此刻,方始打开。

葛天市,百陆庄园柒号。

金碧辉煌的别墅彻底笼罩在夜色烟雨之中。

大厅门口,赤着上身的陆家公子哥陆飞一脚踹飞了一个孱弱的身影,穷凶极恶地大骂道:“沈青玲,老子玩个*你也那么多事,给你脸了是不是,我告诉你,娶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又生了个绝症的累赘,现在没把你们母女扫地出门已经是我天大的仁慈,再来搅扰我的美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瘦削的身影瞥了眼狗窝旁的简陋木棚,那正是陆飞让她和女儿的栖身之地。

日子过得真是比狗还不如。

她浑身都已被雨水淋透,艰难地爬起,噗通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陆飞,衣衣真的快撑不住了,求你救救她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陆飞不屑一顾:“沈家都没落了,就你那死鬼老哥还算人物,但现在只剩一堆白骨了吧,你说你还有何用处,所以别再来烦我。”

“我哥没死!”沈青玲嘶声大叫。

“没死?”陆飞不禁愣了一愣,随即放声大笑:“没死你倒是让他出来呀,再说今天这葛天市早已今非昔比,压根不是他沈青衣纵横的时代了,就算他没死,回来了又能怎样?”

嘀铃铃。

一阵电话声响蓦地刺破了哗啦啦的雨声。

沈青玲也是十分奇怪,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竟是她日思夜念了无数日子的一串号码,她手指颤抖着接通了电话,那边登时传来一阵兴奋的声音:“铃铃,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