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171755

171755小说

171755

来源:网络 作者:李吹吹 主角:安锦屏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1-11 15:23:06

171755是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是李吹吹,小说主人公是安锦屏,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171755》是本已经完结的言情小说,这本书主要讲述了安锦屏穿越后所经历的种种事,该书最近有很多小伙伴都在找,其作者的名字叫“李吹吹”,其曾用名为《八零年代小富婆》,曾用主角名顾青时,小说主要内容为:安锦屏前世一生凄惨,被继姐和未婚夫夺走了一切,最终凄凉死去。死后重生,她竟奇迹般的回到了八零年代,看着仍戴着假面装善人的继姐和未婚夫,她就忍不住的想要发笑。且看安锦屏如何用手段让这两个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又是如何缠上那传闻中不近女色的大佬,收获完美人生的!...

在线阅读

“老三,你可真有本事,居然搞回来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这可不是我搞回来的,送上门的好处。”

“这么好看的女人,咱能拿得住?不会有麻烦吧?”

“怕什么,那个把她骗出来的可是她姐,再说了,只要咱们先占了她身子,回头把人带回村里,她还能跑了不成?”

“嘿嘿,你们先在外面等等,等我爽够了再换你们……”

安锦屏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门口那满是猥琐的笑声,而她自己则是被拉成了大字型绑在床上。

她先是茫然了一下,等看清楚周围的环境,眼泪便瞬间涌了出来。

她回来了。

上一世她被段灵灵所骗,在巷子里被人绑了带到了城郊,醒来时就看到了这三个男人。

她被他们轮番折磨,然后被带到了一个穷困的村子,成了这三个男人的共妻,成了他们留种生孩子的工具。

那后来十年的生活犹如噩梦,她逃过,也死过,可他们不愿意放过她。

她被绑在地窖里,拴着铁链,活的连狗都不如,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疯子,生生熬了十年才寻到了机会,一把火烧死了所有人。

她的一生被段灵灵所毁,而她这么做,就是为了抢走她的亲事,冒充她去结亲。

听见开门声,安锦屏压下满腔恨意,闭上眼装作没醒的样子。

老三放下煤油灯,站在床边打量着床上的安锦屏,掀开她的厚刘海,又还看了看她的手。

“那女人倒是没骗我,确实比她漂亮,看手也比她能干,确实比她更适合我们兄弟。”

他很满意,然后迫不及待开始行动。

安锦屏死死忍住没动,她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

她忍着那人伏在她身上的恶心,感觉到他伸手扒自己衣服,知道他朝中她胸前摸过来时,安锦屏才猛地一起,抬头狠狠撞向那人的太阳穴。

那人一声不吭砸在了床上。

老大老二在门口屏息听着,只听到一些声响,但是没有他们想听的那种。

“怎么没声呀?”

“老三到底行不行?”

老二贴着门听了一会,忍不住心中嘀咕,他们以往去别家偷听时可是有动静的。

已经三十多的老大咧嘴一笑,*一口黄牙,“人没醒所以没哼,别着急,夜长着呢。”

又过了一会,屋内总算有了动静,随后门开了。

老大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将老二推开就窜了进去,那老二顿时低骂了一声,只能继续等着。

过了一会,门又开了。

早已经忍不住的老二,一边脱衣服一边窜了进去。

“妈的,总算轮到老子了。”

里头的油灯不知道怎么灭了,老二只能忍着黑朝着床边摸去,只是刚走两步感觉有些怪怪的,老大和老三呢?

他刚想开口问话,可还没来得及,忽然感觉一股风袭来。

后脑被重重一击,老二也跟着砸在了地上,昏过去前才就着月光看到了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老大和老三。

安锦屏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地上,浑身发抖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男人,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的朝下掉,随即满是怨恨的看着这三个折磨了她整整十年的男人。

她快速从地上爬了起来,扒光了三人的衣服,将他们绑起来后堵了他们的嘴,等做完这一切后,她才抓着棍子朝着三人下身打了过去。

……

安锦屏从房中出来的时候,里头三人嘴里鲜血淋漓,下身更是不见原样,她扔了棍子擦干净了自己的血后,才认准了方向,朝着县城里跑去。

这是她消失的第二天。

这个时候她的亲身母亲白贞已经带着段灵灵,拿着从她这里抢走的顾家传家玉镯去过秦家了。

她的好妈妈,在她生死不知时,没急着找她,而是先带着段灵灵去认亲,这后妈做得感天动地。

在她陷入地狱的时候,段灵灵打扮得体体面面,冒充代替她安锦屏踏上了她的新人生。

重来一次,她定要阻止这一切。

安锦屏回了县城时,偷了件路边的衣裳换上,等抹干净脸上的血打理整齐之后,才回到了那个曾经让她难受的家,沉着脸敲门。

“来了。”

伴随着脚步声,安锦屏的亲生母亲白贞,她熟悉得不能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

“青时!”

看到门外的安锦屏,白贞震惊喊了一声,眼泪滚滚而下。

“你去哪了,担心死我了。”

白贞抱住安锦屏,哭成了泪人,激动不已。

“担心?你要真担心我,你会让她进门代替段灵灵,让段灵灵冒充替代我,彻底抹除我的痕迹?”安锦屏眼底满是嘲讽,推开她指向屋里惶惶不安看着她的少女。

那是段灵灵的替身。

白贞看着屋里的少女,再听听安锦屏满是嘲讽的话,哭声彻底卡住了。

好一会才找回声音,“青时你听我解释。”

她声音颤抖,泪珠还挂在脸上,惹人心疼。

白贞四十了,看着却像三十,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漂亮,气质柔弱,我见犹怜,菟丝花本花,只能依靠男人。

安锦屏亲生父亲死后,没出三个月就改嫁给了继父段刚。

段刚原配妻子死了,留下段人杰段灵灵两个孩子,白贞带着安锦屏嫁进段家后,为了在段家站稳脚跟,让两个孩子接受她这个后妈,对段家兄妹特别温柔特别好。

经过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得到好后妈的名声。

但这个名声的代价,就是安锦屏像是后妈养的。

安锦屏冷笑:“你要解释什么?解释你轻而易举的放弃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成全继女,迫不及待处理掉亲生女儿的痕迹,找好替身吗?”

白贞第一次安锦屏这么冰冷的神情,她一瞬间心慌不已,仿佛从此失去了这唯一的女儿。

不,不,她不能失去。

白贞拉住安锦屏,急急解释,“没有,青时你别误会,妈妈没放弃你,你是妈妈唯一的女儿,妈妈怎么会放弃你,妈妈准备去找你的。”

她指了指惊慌失措的女孩,“她只是暂住一下。”

她脸上肉眼可见的心虚。

安锦屏嗤笑,“好一个暂时。”

从昨天到今天,短短两天时间,连替身都找好了,段灵灵蓄谋已久,不信白贞看不出来。

可到了现在她还在替段灵灵隐瞒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