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卿本凶悍嫡女很嚣张

卿本凶悍嫡女很嚣张小说

卿本凶悍嫡女很嚣张

来源:网络 作者:六月 主角:陆轻风陆归南李建霆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1-01 14:43:07

完整版《卿本凶悍嫡女很嚣张》由六月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轻风陆归南李建霆”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陆轻风高门低嫁,帮助夫君李建霆一步步走上了将军之位,可最后不过是她为人做了嫁衣。这一世,陆轻风随心而动,她不再是那个善良的被人欺辱的女人,而是狠辣无情的复仇者。毁了渣男的前程,夺回母亲留给她的家产,将本该属于她的都拿回来,却不知有一个男人悄悄的盯上了她,誓要将她娶回家。...

在线阅读

大周朝江宁侯府的矮院里。

一名身穿青色衣裳的女子被拖行在雪地上。

皑皑白雪间,只见她身后血污如红色绸带一般,殷红鲜艳。

女子被丢在雪地架起来的火堆旁边,已经奄奄一息,膝盖和额头也在渗血,眼睛被钉了一根手指长短的铁钉,眼球爆裂,血水渗出,说不出的瘆人恐怖。

她全身布满了鞭痕,衣衫裂开皮肉尽露,一道道的血痕撑得肌肤皮开肉绽。

而更让人骇然的是她腹中隆起,竟是有了七八个月的身孕。

她的双手在雪地里抓着,剩下的一只眼睛努力撑起,盯着廊前那身穿白色锦袍的男子,力竭声嘶地问:“夫妻八年,你就这么狠心?”

江宁侯李建霆冷冷地盯着她,“陆轻风,要怪,就怪你命带刑克,你已经克死了父亲,若不杀你,嫣儿也要被你害死。”

嫣儿,是他的平妻,是他心尖上的人,年前怀孕却得了病一直没好,请了道长说,是她这位侯爷夫人命带刑克而至,若不杀了她,她腹中的孩儿更会成为煞星。

“你是朝廷重臣,竟也信那些术士的鬼话?”陆轻风恨极,握拳击地,扬起了一阵雪雾。

“建霆,不可再被她迷惑,快剖开她的肚子把孩子取出来烧死。”

旁边坐着一名身穿黑色绸缎绣百子千孙图案的中年贵妇人冷酷地道。

她便是先江宁侯的遗孀,如今的江宁侯之母林氏。

她早就看这个儿媳妇不顺眼,若不是当初陆轻风阴差阳错救了老侯爷,也不会有这门亲事。

一个粗鲁的练武女子,怎堪为侯府夫人?

“那都是长孙嫣儿的阴谋,她收买了术士!”陆轻风护住肚子,心里好恨,长孙嫣儿怀孕,她也怀孕,为什么偏她的孩子要死?

“你还要冤枉嫣儿?”江宁侯大怒,疾步下去一巴掌打在陆轻风的脸上,陆轻风眼睛的血喷出,溅了他一脸。

“若不是你,苏东一战,我会大败?”

他不会承认自己战败,他出征多次,唯一一次没带她,便兵败如山倒,一定是她刑克的。

陆轻风冷冷地笑了,扯着脸皮的笑眼窝边上便形成了一道道血的褶子,说不出的恐怖,“是你好大喜功,还有脸说?”

“你给我闭嘴!”江宁侯的脸像要吃人般的狰狞,一脚把她踢翻在地上,锋利的刀子割开她的衣裳,*白皙的鼓鼓的肚皮。

陆轻风绝望地看着他乖张狂怒的脸,疼得是浑身哆嗦,却依旧哭喊着道:“求你,让我生下这孩子,到时候你要杀要剐,都由你。”

“休想!”他持着刀,咬牙切齿地道。

“母亲,母亲,”陆轻风仓皇地看向老夫人林氏,艰难地道:“我怀着的您的孙子,求您看我一直孝顺您的份上,放过我,让我把孩子生出来,求您了。”

她努力撑起身子像狗一样往前爬,使劲地朝老夫人咚咚咚地磕头,额头肿起老高,不断地渗血,不断哀求着。

老夫人眼底一派冰冷之色,丝毫不为眼前的一幕所动,只冷冷地道:“不要叫我母亲,你还没这个资格,若不是老侯爷坚持让你进门,凭你也想做我们李家的媳妇?做梦吧你!”

陆轻风知道哀求无用,愤怒地握拳用剩余的一只眼睛瞪着李建霆,悲愤绝望地道:“李建霆,我嫁入李五年年,你所立的战功,那一项不是我在背后支撑?你为元帅我为先锋,为你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你才可以得以继承江宁侯的爵位?如今你宠妾灭妻,杀害亲生骨肉,你不得好死!”

李建霆眼底生出狂怒,一脚踢向陆轻风的下巴,陆轻风飞出去,撞落在地上,几乎当场昏死过去。

意识散涣中,她只听得老夫人急道:“建霆,快动手取出那孽种,你姐姐和嫣儿都说,必须得在她活着的时候把孽种取出焚烧,方可消除孽障之气。”

冰寒的刀抵住她的腹部,陆轻风撑着最后一口气弓起身子,拼死地想护着腹中孩儿。

血污满眼中,她只见长孙嫣儿在回廊的圆柱后,*一双得意痛快的眸子。

她的好表妹,在她与李建霆定下亲事之后,竟说怀了李建霆的孩子,与李建霆一同前来国公府,让她同意让长孙嫣儿入门为平妻。

当时继母也在旁游说,最终她同意让长孙嫣儿入门。

当年她怎么会这么愚蠢?

她满眼悲愤狂怒,盯着李建霆。

李建霆看着她那带血的眼睛,下刀的那一刻,他竟有些颤抖,什么沙场杀伐果断的大将,都只是有陆轻风在背后撑着。

老夫人眸子里发出幽幽的光芒,看着李建霆,声音如地狱传来一般的阴寒毒辣,“杀了她,你才能入宫禀报皇上,指认陆轻风私通敌人,出卖军密,才导致苏东一役大败。否则此战之罪,你便要一人承受,横竖她是个妖孽转世,刑克夫家,她迟早都得死,如今能为你顶罪,也是死得其所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陆轻风一口鲜血吐出,什么道士之说只是幌子,他是要拿她来顶罪,这个懦夫,这个废物!

“李建霆,你不堪为将,你是个废物!”她恨声咒骂。

李建霆闻言,恼羞成怒,一巴掌劈打下去,“贱人,我杀了你!”

他举起了冰冷的刀……

尖锐的疼痛从腹部传来,陆轻风此生受过许多刀伤剑伤,有一次敌人的箭从她心脏侧穿透而过,几乎要了她的命,她都没有觉得像现在这般疼痛,痛彻心扉,疼得她连呼吸都提不起来。

她看见李建霆那张狰狞到极点的脸,感觉腹部被一刀刀地割开,一刀刀的钝痛,直入心肺,她狂吼着,双手使劲地挣扎,抓得李建霆的脸生出一道道的血痕。

老夫人林氏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今日若不是先*,还真拿不住这刁妇。

李家不能背负战败之罪,人人都知道李建霆出征一定会带陆轻风,只有把罪过都推到她的身上,才能保住江宁侯府的威望名声。

陆轻风的气息渐渐消散,仿佛看到了一道光芒从头顶劈开。

她努力睁开眼睛,却见那道光芒只是旁边的火焰,她看着自己那刚从她腹中挖出来的孩子被投进那熊熊烈火中去。

“不……不!”陆轻风心肝俱裂,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拖着一条血带爬向火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大火焚烧了她的头发衣衫,她浑然不觉灼痛,抱着那已经着火的婴儿,悲声大哭。

哭声伴随着厉声诅咒,“李建霆,我陆轻风便是做了厉鬼,也要血洗你李家一门。”

火光噼啪地响,那诅咒的声音,最终是慢慢地沉了下去。

火光烧尽,只余一具已经烧焦的尸体,尸体的怀中,有一块小小的炭。

老夫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死了,这晦气的人,终于死了,按照道长所说,把那孽种烧死,一切的晦气都会消失。

而她死了,确实也给李家带来了好运,至少,至少,李家不必背负战败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