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最后的摸金校尉

最后的摸金校尉小说

最后的摸金校尉

来源:网络 作者:剑云卸甲 主角:金峰简琳 分类:玄幻 时间:2021-12-18 11:56:06

最后的摸金校尉是最近微博上热推的一本奇幻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剑云卸甲,主角叫金峰简琳,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最后的摸金校尉》中的主角名字叫金峰、简琳,该书最近有很多网友都在找,其作者是大神级写手“剑云卸甲”,小说主要内容为:金峰的爷爷本是摸金界首屈一指的人物,但就因某次无意中坏了规矩,竟被人活活打死在了墓里,之后更是影响了家族运势,使得本不想继承衣钵的他被迫走上了成为摸金校尉的路。而且金峰天生就有阴阳眼,可以说他这辈子就注定无法逃脱这些诡异之事,只是因为爷爷导致他未来的路变得愈发曲折,他究竟能否寻到破局之法,能否回到正常轨道上呢……...

在线阅读

爷爷是坏了盗墓这一行的规矩,硬生生的被人打死的。

他也是心甘情愿被人打死的。

刨人家的祖坟,是圈里头的禁忌,这事儿,爷爷不但干了,还一连刨了七家姓的祖坟。

刨人祖坟,断子绝孙,这仇恨犹如杀人全家。

年三十,鬼十四

对于正常人来说,大年三十的晚上,是一年当中最喜庆的日子,很多人都会提前一个月准备年货。

但在我们阴人圈里,最重要的日子是每年农历七月十四,迎鬼节的日子。

每年的三月初三过后,我们都要提前为这一天做准备。

备的不是年货,而是鬼礼。

什么是鬼礼,为阴间的人准备的礼物?不是,而是刨阴间人的东西,行里头称为偷土儿。

说是迎鬼节,实际上是借这特殊的日子,大伙儿一块做个买卖。

农历七月十四,太阳最后一点火星子淹没在海里之后。

阴人圈里的三教九流,凡事有点儿名气的都向一个地儿奔去,离得远的,提前了一两天。

发丘的官儿,搬山的道神,卸岭的力士,东北的招阴人,黄河道口的捞尸人,长安的摸妖人......

这一年阴人圈大会的是我爷爷主场子,他选择的地儿是大兴安岭里的一处凶山恶水之地。

往年的阴圈大会,爷爷都不会带我一同前往,他说,一群常年躺在土里的人聚在一起,就是地狱里头的鬼出来了,也没我们这群人阴。

怕我去了招不住这群人身上的阴气。

但是今年,爷爷带我去了,我们爷俩提前两天带着美食美酒去了山里,另外,爷爷还扛了一个封闭的木箱子进山,在这凶山恶水之地搭了个台子。

亥时过后,该来的人都来了,各家穿着各家的服饰,点着火把在这恶水之地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酒过三巡,肉过五味,爷爷趁着众人兴奋的劲头走到了台上,亮着嗓子哟呵了一声。

“祭鬼~”

台下的各路人放下手上的酒肉,

爷爷站在台上,眼睛对着台下的人一一扫过猛然仰头大笑道:“今儿个,总算轮到我这把老骨头当一回总阴司了吧。”

“你们瞧瞧,各自眼对眼,瞧瞧你们是人是鬼,都什么年代了,还成天到晚干死人的勾当,发阴间的才,刨祖宗的坟墓!”

就不怕那天上的阳五雷,地上的阴五雷,劈死你们这群狗东西。”

我想不到爷爷走上台攒着吐沫星子开骂。

手指着每一个人,发白的眉毛跳动着,眼睛里都泛着血腥味。

“一个个心里都没点儿屁数,是不是都忘了自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鬼,忘了自己带着靶子生不出儿子的太监。”

爷爷这话毒了,戳中了这些人的痛处。

常年里尸里来,土里去的,这群人早就半个身子不是人了,命好的或许能碰巧收养个一儿半女的,命不好的,不得善终。

“金老头儿,你要明白,今儿个是阴间开门,我们这群人一年就这么一次齐聚一堂的机会。”

“轮你当这个总阴司,就是让你当一回活人,给我们服务的,可不是让你在这儿抡嘴炮儿的。”

“刨人家的祖坟又怎么了,弄清楚,你是干什么行当的,你刨过的坟也比我们少不到哪儿去。”

说话的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身着力士服饰,腰间别着一把洛阳铲,咋一看像个砍柴的樵夫。

往他身旁靠近咯,浑身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这味儿虽然重,但也浓不过这一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尸臭味。

其实我们爷俩也是干这种见不得人的行当,阴圈里的人给面的尊称一句摸金校尉,瞧不起你的臭你一句吃鬼的东西。

爷爷这话也算是把自己给骂死了,我听着都觉得可笑。

这时候,爷爷抽着嗓子,抽风似的笑着:“装,我让你们这里的某些人继续装,算天下,你给我滚出来,老子有话问你。”

爷爷手指着人群里一位道人打扮的算命先生。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指的这个人名叫算神机,是一位少有的堪舆高手,风水寻龙点穴这一块的造诣不亚于我们摸金校尉。

这算神机脾气比较温和,被爷爷这么冲的语气吼着,淡定的很,不羞不恼走上前。

“老叔子,我们虽然都属一个大圈子,但八竿子打不着一块,你找我问什么话。”

算神机一脸和善的笑着。

“有一处风水我要问你。”

“哪里?”

“太行山,太祖龙脉东过八十有二里,龙身剥换,转南,穿帐过峡,再由东行二九里地,过二丈,束气,左峰高耸青龙。”

“你觉得这一处的风水如何?”爷爷气势陡然森里,目露凶光盯着算神机询问。

算神机方才一脸淡然神色陡然凝固,很不自然,眼神有些飘忽,看样子像是做了亏心事儿的模样。

“老叔子,您是前辈,更是个行家,此处之贵,您老还问我,难不成这一处的风水您老也曾经走过一遭?”算神机有些警惕询问。

爷爷没有直面回答,又问:“左峰青龙三寸,由南延伸二里二处,那地势呈玄武龟眠,此处的土腥子你可曾翻过?”

这话一出,别说那算神机,方才站出来怼我爷爷的壮汉脸上的横肉猛然一颤。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在场有不下而是人神色顿时冷然,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台上。

“快说!”

此刻连我也懵了,爷爷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怒气。

“这...这。”算神机吞吞吐吐,那余光时不时瞥向人群中的一些人。

“你看谁呢,看那几个整天就知道刨坑,搬石头的家伙?绷看了,他们听不懂,只有你能听懂的。”

爷爷话里带着刺腔,指着人群里几个服饰异样的家伙,那些家伙的身材精瘦的精瘦,肥壮的肥壮。

算神机还是不说话,他这是不肯得罪人。

“老东西,你这瞧不起谁呢这是,这全天下盗墓挖坟的,就你们摸金的能耐,知道寻龙点穴,老子现在就告诉你,那空旷的矮坡子,是老子给搬走的。”

“里头的墓也是老子给刨开的。”

说话的是搬山道人魏禾,身材精瘦,整个人裹在一件大敞篷里,露出张瘦脸。

“就凭你这一家,还没这个能耐,还有哪几家的龟孙子干的,有胆子挖坟,没胆子承认了?”

这里头的人,都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的。

但这会儿每一个人敢站出来。

“怎么?都怂拉!没人敢承认了是吧,那宝地墓碑上的字,老子刻的明明白白,先师金良之墓。”

爷爷咆哮,状若癫狂。

“碑上镶嵌的一根金爪子,咱摸金一门的招牌,别她娘的跟我说你们都没认出来。”

“刨我尊师的墓,都他娘的不得好死。”

“你!”

爷爷手指着一位身着东汉末年时期中郎服饰,身材不过一米五的男子。

此人真名无人知晓,只知道他的行名,小道儿。

“中郎小道儿,你那吃饭的家伙‘天官赐福,百无禁忌’的发丘天印还能找的到吗?”

“还有你!”

爷爷目光盯着方才说话的大汉。

“被猪獾咬的滋味不好受吧,怎么?今儿个怎么不见你师父天铲子,让你这个没到辈分的小畜生过来。”

“怕不是那老东西现在连骨头都不剩了吧!哈哈哈......”

壮汉通目猩红,睚眦欲裂。

但是他,刨我祖师爷祖坟在先,师父命被阴了,也没那个理出来较劲。

“峰儿,把那木箱子抗上来。”

此刻的我早就已经眼珠子猩红,终于明白今儿个爷爷带我参加这阴人大会。

刨我祖师坟墓,这仇恨更在杀父之上。

我扛着木箱子走上台上。

“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爷爷冷冷的说道。

我二话不说,将木箱子里面的东西倾尽倒出。

咳啦啦!

箱子里倒出的是一堆白骨,还有两颗血肉未曾腐烂干净的头颅。

白骨散堆在台子上,爷爷抬起又脚掌肆意践踏。

“哈哈哈...心虚的都上来瞧瞧,看看这台子上的骨头认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