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阎王医婿

阎王医婿小说

阎王医婿

来源:掌中云 作者:侠名 主角:阎寒, 秦茵若 分类:现情 时间:2021-08-31 15:00:10

人气小说阎王医婿由侠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情感--医道圣手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阎寒, 秦茵若”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阎王,亦是医圣。 阎王要杀的人,一定会死! 医圣要救的人,必定能活! 如今他回来了,回到了离开十年的故乡,成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欠下的债,是该偿还;结下的仇,也要算个明白!

在线阅读

南方闵安城墓园。

一席黑色长风衣,帽子遮起脸面的男子对着其中一座墓碑祭拜。

墓碑已经有些年头,墓主人叫做秦千勋。

而男子名为阎寒,是这闵安阎家原本的主人。

十年前,一场人为的大火将阎家烧成灰烬。

阎家二十六口,就只有阎寒一人被救了出来。

而救他性命的秦千勋,也在折返去救其他人时,命丧火海。

一夜之间,闵安第一家族医神阎家成为历史中的尘埃。

侥幸活下来的阎寒辗转流落,加入军中。

十年时间,“阎王医圣”成为了军中的神话!

阎王要杀的人,一定会死!

医圣要救的人,必定能活!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秦叔叔,阎寒向你发誓,此生此世必定倾尽所能照顾你女儿,绝不会让她再受半点欺负。”

“安息吧。” 

身边属下递上一份资料。

“阎王,这是你要的关于秦千勋女儿秦茵若的所有资料。”

阎寒接过,有关她的资料,少得可怜。

秦茵若,二十岁,出身闵安城秦家,是秦千勋的独生女。

他没记错的话,秦家在闵安只能勉强算是一个二三流家族,像这种小家族,只能依附在那些大家族底下存活。

而秦千勋死后,他生前所有资产就都被他大哥秦千勖占据瓜分,秦茵若也是打小就在伯父家受尽白眼。

想到她才十岁就要寄人篱下,阎寒心里有些内疚。

“还有,这是闵安城三大家族的资料。”

看着资料里这些人的照片,那场大火的画面又重新浮现在自己面前。

“马家、刘家、曹家……”

“十年前的血债,是时候要算清楚了,当年你们对阎家所做的,我一定会以牙还牙,十倍奉还!”

而在这时,他身后的加长轿车一阵骚动,当他拉开车门时,车里坐着一个手脚被绑起,瑟瑟发抖的年轻男子。

阎寒坐到他对面,打量着这个小白脸。

“你就是秦家安排入赘骗钱的女婿?”

小白脸嘴被堵上,只能一个劲地点头。

阎寒查到,秦千勋在死前曾留下上亿资金,拟定是在秦茵若二十岁后结婚才能动用,算是她的嫁妆。

他死了之后,秦家人不仅瓜分了他的资产,连秦茵若这份嫁妆他们都不肯放过。

于是他们从外地找来了这个专骗女人钱的小白脸,让他假意扮成富贵人家,入赘秦家。

等这笔嫁妆到手之后,小白脸跟秦家二八分成。

而今天正好是秦茵若二十岁的生日,也是她要嫁人的日子。

“秦家的人原定今天跟他见面,但被我们先抓起来了。”阎王军的情报人员说道,“秦家的人只见过他的照片,不知道他本人长什么样子。”

阎寒打量着这小白脸,长相倒跟自己有几分相像。

“你们在骗完秦茵若的钱后,还想对她做什么,杀了她?”

小白脸犹豫再三,没有说话。

望着他的眼神,阎寒已经知道答案。

他转身淡淡地说了一句:

“交给你们处置。”

谁都知道,这等同下了杀令。

在几声惨呼声中,小白脸被丢进一处刚挖好的墓穴。

阎王军的人拿过铲子将墓地的泥土夯实后,阎寒已经换好了黑色西装,经过巧手调弄发型跟妆容,他现在的样子跟那小白脸又更近了几分。

“阎王……”

“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阎王。”

阎寒看向阎王军众人,墓地边一片肃穆,他这句话伴随着钟声隐隐约约回荡在他们耳边。

……

两天后。

闵安城教堂内!

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阎寒挽着秦茵若,走入了婚礼的殿堂。

秦茵若戴着面纱,机械地进行着婚礼的行程,脸上不见半点喜悦。

对于这种任人摆布的人生,她已经有些习惯了。

从十年前她父亲死去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就只剩下身不由己。

观礼的宾客,不是各怀鬼胎,就是捂着嘴偷笑。

女的是寄人篱下的孤儿;男的人高马大,有手有脚却沦落到入赘。

真是一对绝配,闵安城的一段“佳话”。

“恭喜恭喜!”

此时,一个双鬓花白的中年男子走来,熟络地拍拍阎寒的肩膀。

“侄女婿,恭喜你小登科了。”

说话这人就是秦千勖,霸占秦茵若家产,搞出这场骗局的罪魁祸首。

“以后可得好好照顾我这好侄女。”

阎寒自然明白他这话的用意,他微笑地握着秦千勖的手。

“大伯父,你叫我阎寒就好,我会好好照顾若若的。”

秦千勖一愣,随后想到他自然是用了假身份假名字,以免事后穿帮被查出来。

“好好,那就交给你了。”

秦茵若跟阎寒坐在婚车上,车窗外站着的都是秦家的所谓亲戚。

他们都在等着阎寒什么时候拿了钱,对秦茵若下手。

“看到外面这群人了吗?”

阎寒牵着她的手说话,可她还是无动于衷。

“这些欺负过你的人,我会挨个找他们算账,一个都别想跑。”

掌心秦茵若的手,忍不住一阵抖动,她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