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小说

寒门枭士

来源:网络 作者:君无羡 主角:陆远林芸芸 分类:玄幻 时间:2022-11-28 17:12:06

独家完整版小说《寒门枭士》由知名君无羡著作的奇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远林芸芸”书中主要讲述了本是一个大学生,结果因为过劳而猝死,但是当陆远重新苏醒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一个封建时代中,还变身成为了一个秀才身份。本来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现如今还得想着如何才能让自己好好地活下去,实在是叫人头痛,接下来陆远只好努力逆袭了。...

在线阅读

陆远在门槛上蹲了半天,直到天色渐晚,他的脚都蹲麻了,这才勉强接受他穿越了的事实!

看着面前用黄泥土和茅草砌成的两间土屋,陆远不禁仰天长叹。

这他娘的都叫个什么事啊!

他原本是个普通的医科大学生,寒窗苦读数十载,终于熬到了实习,却因为连续加了几天班,直接猝死穿越了!

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陆远,是个只会读书的穷酸秀才,活了二十年,除了空有个秀才的名头之外,别的什么都没干成!

以前爹娘在的时候还好,能够勉强供给他读书。

可三个月前,娘重病去世,几天前爹在上山砍柴的时候,也不小心摔下了山崖。

如今整个家里,除了陆远,就只剩下他一年前刚娶进门的媳妇。

陆远的媳妇叫林芸芸,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

可因为从小身子骨弱,生了怪病,动不动就晕倒,因此即使有个好皮囊,也没嫁到好儿郎。

就这样耽搁到了十八九岁,林家没有办法,只能将她嫁给同样娶不到媳妇的陆远。

而陆远,读了十多年的书,别的没学会,倒养成了一身坏毛病。

眼高手低,恃才傲物,就因为林芸芸身上有怪病,再加上她又是没人要的,打心眼里看不起林芸芸。

成婚一年,两人都还没同过房!

这意思穿越过来,还白捡了个媳妇?

陆远烦躁的心里不禁多了几分悸动,正准备起身动一动已经僵硬的身体,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

接着,一个穿着麻布衣裳,七八岁的小男童跑了过来。

“陆家哥哥,陆家哥哥,不好了!你家娘子在麦田里跟你婶娘吵起来了!你婶娘还说,要替你管教你家娘子!”

“什么?”

陆远心头一紧,一下子站了起来。

虽说这娘子还未见过,但毕竟是自己的老婆,他就应该尽到的责任。

岂能任由别人欺负?

“你快去看看吧,你家娘子都哭了……”

男童还在说着,忽然觉得面上吹过一阵风,接着,原本还站在面前的陆远忽然就没了踪迹。

循着记忆,陆远直接往麦田跑去。

陆父死后,家中值钱的东西,都被变卖用来安葬陆父了,眼下两人每天的吃食,就靠着林芸芸去田中捡麦穗和野菜维持了。

这不就是二十一世纪的软饭男吗?

陆远一边往田间赶着,一边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原宿主。

麦田就在村子的西边,陆远跑过去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一群穿着麻布衣裳的中年妇女围成一个圈,中间站着两人,一个面向着他,一个背对着。

面向着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皮肤黝黑,五官粗狂。

按照原宿主的记忆,她叫王彩霞,是陆远的婶娘。

此时她正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紧紧地拽着面前人的竹篮,扯着一个粗嗓门大声说道:“我说你这病秧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你嫁到我们陆家来时,你娘家人没教过你要孝顺长辈吗?如今我就要给我几根麦穗你都不肯,难怪陆远不喜欢你!”

“不行啊婶娘,这是奴家和相公的吃食,你拿走了,相公就要饿肚子了,奴家求你了婶娘,你就别抢我的了!”

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正是王彩霞对面那女子发出来的,并且,随着她的动作,陆远也看见了她的半张侧脸。

青丝如瀑,一张脸白皙秀美,眉如山黛,唇似红樱,身形窈窕纤细,哪怕身上只穿着粗布麻衣,也丝毫不掩姿色,反而让人觉着楚楚可怜!

陆远脚步一顿,心也跟着动了动。

记忆告诉她,这就是这个身体的妻子,林芸芸!

乖乖!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上一世陆远一直忙着学业,别说是谈恋爱,就是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而这原宿主,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不仅不知道珍惜,还对她不好!

这不纯种大白痴吗?

陆远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王彩霞好像失去了耐烦,将自己手上的篮子放下,接着伸出两只手抓着林芸芸的篮子,直接开抢。

“我可是你的婶娘,你孝敬我可是应该的,再者,前两些天你公爹去世,要不是我们家又出钱又出力,你公爹能够顺利入土?”

“这些麦穗,就当是你给的报答了!”

王彩霞人高大,力气也大,用力的扯着,林芸芸也犟,拼命的护着,可她这细胳膊细腿的哪抢得过王彩霞?

只听“彭!”的一声,王彩霞直接把框子抢了过去,而且因为惯性原因,框子脱手,林芸芸整个人朝着背后倒去。

而她的后面,正是一块石头!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惊呼一声,陆远也是一怔,朝着林芸芸狂奔而去,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陆远长手一揽,险险地接住。

软香入怀,陆远瞬间松了口气。

而林芸芸也抬起了头,朝着陆远忘了一眼,这一眼,也让陆远看见了她的正脸。

倾国倾城!毫不夸张!

陆远将她扶起来,正想问她有没有事,林芸芸却是身体一僵,接着噗通一下,直接跪到了地上。

“相公,对不起,是我没用,我把麦穗弄没了,对不起!”

她连连道着歉,语气里满是害怕。

陆远再次一愣,这才想起,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对她并不好,她害怕自己,也是正常的。

他叹了口气,刚想安慰,王彩霞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哎哟,瞧你这样子,麦穗没了不知道去捡啊?哭哭滴滴的,难怪我们陆远看着心烦!”

“我说好侄儿,反正你也不喜欢这药罐子,要不这样,你干脆把她休了,日后婶娘再给你说门好的亲事!”

陆远看不上林芸芸这一点,整个村子都知道,王彩霞也是仗着陆远不会管林芸芸的事情,所以才敢这么欺负她!

丈夫不疼,亲戚欺辱,可想林芸芸以前的生活过的是有多难!

陆远又骂了一句原宿主大白痴,这才看向王彩霞,勾了勾嘴角道:“亲事就不用了,婶娘要是真为我好,要不就把我娘子捡的麦穗还给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