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小说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

来源:网络 作者:一起看月 主角:孟无忧君瑾尘 分类:穿越 时间:2022-11-24 19:02:06

穿成恶毒王妃我靠养崽儿逆袭了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穿越小说。作者是一起看月,主角是孟无忧君瑾尘,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孟无忧是末日世界的大佬,她记着自己挨了丧尸王一爪子后就光荣牺牲了,没想到她竟然借尸还魂了。现在的孟无忧穿越到了古代社会,她虽然是孟府的真千金,可是却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恶仆与农家女掉包了,也因此她做了十五年的乡野村姑。而现在的孟无忧被亲人接了回来,但是却成为了替假千金嫁人的小可怜……...

在线阅读

战王府柴房。

“哗......”

一大盆冷水朝着红肿不堪的脸狠狠泼下!

孟无忧疼的一个激灵,想要抬手抹眼睛,却发现手腕被什么勒得生疼。

一个娇柔到造作的女声同时响起。

“......妹妹,你怎么依然如此恶毒?昧下瑾尘哥哥那么多钱就算了,竟然还打断了小月儿的腿,她那么小,你怎么下得了手?

你这样......让我想为你说情都找不到借口呢。”

接着是一个尖锐的老妇声音。

“尘儿,让吴嬷嬷继续狠狠掌她的嘴吧!”

“......”

睁开被水打湿的眼睛,一张五官如斧凿刀刻、棱角分明的古装美男脸赫然映入孟无忧的眼帘。

他薄唇轻抿,深邃潋滟的黑眸静静看着她,表情难辨,却是说不出的昳丽出尘。

她顿时被惊艳到了。

只是,来不及思考,一堆杂七杂八的记忆澎湃涌进她的脑海。

全都与一个古代女孩有关。

“孟无忧”,当今孟太师的嫡六孙女。

爹是中书侍郎,娘是已故威虎将军嫡长女。

她出生时被恶仆与农家女掉包,做了十五年乡野村姑赵小花。

一年前恶仆醉酒说漏嘴,她被找回。

孟家人舍不得如今是皇后义女,才貌过人的假千金孟无霜,将之留下继续做孟府家六小姐,她顺位成了孟家七小姐。

回到孟家不到一个月,亲生母亲突然告诉她,她与战王君瑾尘有娃娃亲,问她是否愿嫁。

君瑾尘是当今皇帝的异母弟弟,战功赫赫,年轻俊美,但已经死了两任妻子。

第一任妻子乃军中女将,六年前去世,给他留下一对双胞胎儿子。

第二任妻子是边城神医,半年前去世,给他留下一个女儿。

两任亡妻都是英勇殉国,无人道他克妻。

她有自知之明,知道嫁不了比君瑾尘更好的,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她没有想到的是,洞房夜君瑾尘挑开喜帕后竟然一脸震惊的甩袖而去。

随后,孟太师和她的亲生父母连夜赶来指责她自私恶毒,竟然敲晕孟无霜抢婚替嫁

她与君瑾尘已经礼成,而且本来是娃娃亲的正主,最后皇帝定夺,赏了她二十大板,却承认了她与君瑾尘的婚事。

君瑾尘大婚当晚没有与她洞房就去了边关。

君瑾尘的母亲肃太妃掌家,将她丢在王府最偏僻的小院,每天仅予粗茶淡饭。

半年前君瑾尘与敌对阵不幸身亡,肃太妃将“他”发葬后,卷了王府所有财物带着仆众搬去了隔壁小儿子王府,将他的三个孩子和一座空荡荡的大宅子留给她。

三个娃没有外家可依靠,她也靠不上孟家。

四人过的特别艰难。

她不是良善之辈,为了过的舒服,用一岁多的继女君知月的性命威逼两个继子偷蒙拐骗......讨生活。

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前天边境突然传回消息,君瑾尘未死,不日回京。

肃太妃慌了,连夜搬回。

一些钱财细软已经挥霍掉,没法还原,她歪心思一动,连夜做假账让“孟无忧”背锅。

也是“孟无忧”倒霉,今早君知月被堂姐君如眉推了一把,摔断了腿

她临时又被加了一锅。

所有人都义正言辞的指证,是“孟无忧”昧了王府价值二十万两纹银的财物。

也是她弄断了君知月的腿

君瑾尘今天上午回来后听说,怒不可遏,不仅亲自踹了她一脚,还让一个嬷嬷赏了她二十耳光。

只是没说上几句,皇帝急诏他去宫中。

觉得死人背锅最保险,肃太妃趁君瑾尘去皇宫之际闷死了她,做出她“畏罪吓死”的假象

没想到,原身是死了。

她这个挨了丧尸王一爪子光荣牺牲的末世大佬竟然借尸还魂了。

接收完记忆,孟无忧无语之极。

是!

原身不是好人,但孟家人和肃太妃一干......连人都算不上呢。

嗯,她平素最是恩怨分明、锱铢必较,既然接收了原身的身体,报仇的事......也一并接下了。

不过,现在双手双脚被绑,有“嗜血战神”之称的便宜夫君正在兴师问罪

当务之急是自保。

她用神识内探,前世的空间还在,不仅有现代化的别墅,里面的东西也是穿越前的样子。

试着用意念取放一枚糖果......成功。

用灵气缓解疼痛,也成功了。

孟无忧彻底放心,眼巴巴望着君瑾尘,故意娇滴滴开口,“......夫君,请......容我解释......”

肃太妃生怕她乱说,急切阻止,“孟氏!你若识趣,赶紧交代银钱的去处!不然哀家即刻进宫请旨让圣上处罚你!虐打皇室血脉,那可是杀头大罪!”

她说完狠狠的瞪了吴嬷嬷一眼:那么充足的时间都没能弄死孟无忧,真是没用!

孟无忧语气更加可怜,“夫君,我冤枉。前段时间我们家接二连三走水,我害怕,悄悄将那些东西换成了不怕火烧的金条。藏的地方......一会单独说与夫君可好?”

肃太妃讥讽一笑。

她为什么要撒这种谎?

到时候交不出金条,只能增加君瑾尘的怒火,简直在找死,她为什么这么做?

她这是......已经疯了吗?

君瑾尘半信半疑,他冷声开口,“月儿的事如何解释?”

孟无忧坚定道,“月儿的腿不关我的事,不信你让我与月儿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