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前夫靠边站

前夫靠边站小说

前夫靠边站

来源:网络 作者:橘子奋斗 主角:乔欢御墨寒 分类:现情 时间:2022-11-24 18:45:06

甜宠新书,《前夫靠边站》是来自作者橘子奋斗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是“乔欢御墨寒”书中主要讲述了乔欢嫁给了一个心有所属的男人,从一开局便知道这段婚姻是不幸福的,可是她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只希望那个男人能回头看看她的好。结果不意外,她做出再大的努力也无济于事只好心死离开,结果没想到自己已经怀有身孕了,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乔欢只为萌宝而活。...

在线阅读

“你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医生把检验单放在桌上。

怀孕?

乔欢本就苍白的小脸上,此刻竟是没了一丝血色。

“不可能的医生,你再看看,我一直有吃药的,不会怀孕的!”

“药物避孕也不是百分百保证的,检验结果不会有错。”医生的语气有些不耐。

乔欢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强撑着办公桌沿才站稳。

“麻烦您帮我安排人流,这个孩子,我不能要......”

“外边重新挂号去,”医生指了指门外,“小年轻的就是不负责任......”

乔欢捏着报告单,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眼泪含在泛红的眼圈里。

半个小时后,乔欢在手术室外等待。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一股悲怆涌上心头。

“宝宝,不是妈妈不要你,是妈妈给不了你幸福,与其和我受苦,不如下次投胎到一个好人家......”

“04号病人乔欢,请到一号手术室。”

走廊里广播响起通报,乔欢起身,一瞬间只觉的连毛孔都在痛。

一年前,她多么渴望和御墨寒有个孩子,可他偏偏连家都不肯回。

而最近这一年里,他却常常夜里闯进卧室,如同洪水猛兽一般恨不得将她拆吞入腹。

乔欢不傻,她已经给他的白月光当了一年活体血站,身体早就经不起折腾,若是这时候怀孕生子,怕是要一尸两命!

可她不能明着反抗,只好把避孕药装进维生素瓶子里。

没想到,天不遂人愿,她竟然还是中招了。

乔欢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刚迈出一步,就被人从身后狠狠扯住了头发。

她痛的闷哼一声,随即整个人被甩在了墙上。

冰冷的大手用力钳住她的下颌,乔欢绝望地抬眼,便看见那张阴鸷冷峻的脸,立体分明的五官带着滔天的怒意几乎瞬间可以将她整个人吞没。

“乔欢!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背着我要打掉孩子!”

“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有权利决定去留!”

“谁给你的胆子敢和我这样讲话?!嗯?这孩子姓御,是我御墨寒的孩子!”

乔欢在御墨寒面前一向唯唯诺诺,今日却像是心里什么罐子被打破了一样。

她猩红着双眼,苍白的小脸衬得那双大眼睛越发乌黑幽深,满是浓郁的怨气。

“你不配做孩子父亲!”

御墨寒嘴角一沉,手上用力,乔欢只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

“乔欢,你难道配做母亲吗?你这样心机恶毒又下贱的女人,配有孩子吗?”

一个个不堪的词汇,如同一把把钝刀,粗暴地割着她的心脏。

她以为自己早该习惯,可看着自己爱了七年的男人,还是难以接受。

“于安妮,高贵,纯洁,善良,你为什么不去找她给你生?!为什么?!”

“你找死?!”

御墨寒目光瞬间凌厉万分,可目光一沉,看了一眼她的肚子,下一秒竟松开了她。

“乔欢,是你害的她车祸昏迷,是你害的她失去子宫,你怎么还敢提?”

这些话乔欢都已经听腻了。

两年前,御墨寒的未婚妻突然出了车祸昏迷不醒,而巧合的是,乔欢就在一同出了车祸的另一辆车里,万幸的只受了一点轻伤。

而乔欢喜欢御墨寒,是整个江城无人不知的秘密,嫌疑自然落在了她头上,尽管所有事情都证明这是一场意外。

后来乔家的公司莫名出现了经济危机,父亲以母亲的病情相逼,让乔欢跪在御墨寒的面前道歉求情。

而那时于安妮已经苏醒,但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后遗症,需要输血,和她一样是熊猫血的乔欢,便等来了这场万劫不复的婚姻。

“呵呵,御墨寒,辩解的话我已经说吐了,好,是我干的,怎么样?这半年她已经吸干了我的血,还想怎样?御墨寒,你但凡有点常识都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没办法顺利生孩子的!你们御家就这样着急传宗接代?”

御墨寒眼里的凌厉突然消散许多,好似才打算认真的打量起她。

曾经那样一个明媚如火的美人,仿佛失去了她所有的光彩:苍白消瘦,疲惫虚弱,乌黑浓密的长发如今看起来都枯黄稀疏,手臂内侧布满新的旧的针孔和淤青,触目惊心。

有那么一瞬他快要心软。

“都是你自找的,是你的报应,”御墨寒一秒钟恢复了冷漠,“这孩子是你欠安妮的,你必须生下来还给她。”

“我不!我不会生的!”

乔欢说完,咬紧了后槽牙,一闪身,直接从边上的楼梯滚了下去。

三天后。

乔欢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软禁在一个别墅里,衣食起居有六个人伺候。

孩子毫发无损,倒是她,摔得脑震荡外加右手骨折。

“乔欢,你安分养胎,只要你生下孩子,我就放了你。”

“放了我?御墨寒,我最好的时光都给了你,现在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说你要放了我?你干脆杀了我!”

“只要你生下孩子,你是死是活,随你的便,”御墨寒看着乔欢冰如寒潭的眼眸,浅笑一声,“别做傻事,妈还在治病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可承受不住......”

“别说了!”乔欢乔欢闭上眼,双手紧紧捂住自己,努力克制着情绪。

他明知道,当初自己低三下四来求他,就是为了给母亲治病。

他明知道,母亲是她在乔家唯一的依靠。

可他竟然拿她重病的母亲来威胁她......果真是一点情分都没有!

乔欢哑然失笑。

“我生,御墨寒,七个月后,我和你从此便一刀两断,永不再见!”

御墨寒沉默了两秒,睫毛垂下,掩去他眼底的情绪。

他随即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拉过她的手塞进了她的手心。

“我答应你,七个月后,放过你也放过我。”

御墨寒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别墅。

乔欢低头看着手心里维生素的药瓶,眼角红的像是要渗出血来。

原来他早就知道!

是他,把她的避孕药又换成了维生素!

在他眼里,她不但恶毒心机下贱,一定也蠢透顶了吧?

乔欢低头看着自己还未隆起的肚子,心中滋味苦涩又绝望。

漫长又艰难的九月怀胎,一朝分娩,孩子却要送给别人,乔欢不明白,自己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要承受这般的人间疾苦!?

还是说,她见到御墨寒的第一眼,那第一次心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

乔欢不再多想,为了她母亲能够平安无事,她认了。

毕竟乔家除了母亲,也没有人在意她。

一转眼入了冬。

庭院里昨夜刚下过的雪,一大早被踩出了一行来者不善的脚印。

“小姐,御先生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让开,以后谁是你们的主子都认不得吗?”

乔欢穿着珊瑚绒的睡袍,正坐在房间里的工作台前画图纸,她大学报考的就是服装设计,就算现在休学也没有停止每天的练习。

她听见外面吵闹,放下笔,扶着肚子缓缓起身。

她的肚子已经十分沉重,相比她的小腰身显得那样夸张。

砰!

房门被一脚踢开。

一道清纯亮眼的身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了乔欢,我来看看我的孩子,顺便告诉你个好消息!”

乔欢片刻才认出那张脸。

于安妮!她来做什么?!

乔欢下意识护住肚子,却没想到于安妮接下来的话给了她一个晴天霹雳!

“乔欢,你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