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如手上梏脚上桎

如手上梏脚上桎小说

如手上梏脚上桎

来源:网络 作者:三月十一 主角:路枫顾明 分类:现情 时间:2022-11-24 18:36:05

深度好文,《如手上梏脚上桎》由三月十一著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角是“路枫顾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路枫是交际女王,她知道这条路不是一般人能够走的,而她已经因为变故而选择了这条道路,必须让自己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这样才好让今后的命运得以逆袭。然而不小心遇到了顾明,这个男人是她的情劫,而他们之间的纠缠也带给了彼此最大的伤害,看来这一切都将无法顺利圆满了。...

在线阅读

男人都是一个样的,来来回回的就那几款,路枫已经有点厌倦跟他们周旋,甚至在看到银行卡上那可观的数字时,也没有什么感觉。

更可怕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恐怕已经忘了当时的初衷。

或者说,再坚持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了。

燃到指尖的烟头烫醒了路枫的意识,正好花姐来了一通电话。

她刚结束了上一段关系,正处在休假期间,这时候来电话是有什么好消息?

兴许是太看重结果,路枫有些紧张。

“路枫啊,你的事我跟老板说了,他同意了。”

还没来得及高兴,花姐又说:“但他说了,做完最后一单,你就自由了。”

真是无奸不商。

可谁他对她有再生之恩呢。

这最后一班岗不好站啊,从前只要撕破男人们“好男人”的标签就行了,这次的条件就太苛刻,非得让那男人爱上她,或者为她取消婚约也行。

路枫下意识挑眉,有点意思。

“行,我接。”

花姐却提醒她:“你可想好了,顾明不是一般人,别到最后,事情没办好,还把自己搭进去。”

游走在各种男人之间,路枫至今还是完璧之身,花姐知道她有个心结,现在提醒她,也是心疼她。

但电话里的路枫笑得没心没肺:“再不是一般人,不也是男人么,放心吧花姐,就算真把自己搭进去,我也认了。”

梳妆镜的正上方贴着刚刚出炉的顾明的照片,还热乎着,照片里的顾明正在给他面前的女人理着被风吹乱的头发,那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当着他的面,路枫换了身性感的黑色透明短吊带,极低的V领,外面套了件红色小皮夹,宽松的牛仔裤拉上后,挺翘的臀,修长的腿,搭配一头浓密的黑长马尾,尽显调皮又成熟的韵味儿。

“怎么样,还行吧?”

对着顾明,路枫勾唇一笑,笑意不达眼尾。

顾明当然不可能给她回应,不过路枫还是说:“不久的将来,你这温柔的眼神该对着我了,是真正的温柔哦。”

翘了翘嘴角,路枫冲他挑眉,一甩马尾,出了门。

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大多在会所,找个包厢当谈事,其实干什么,谁不清楚?

这个会所还是老板的地盘,路枫轻车熟路地找到一个包间,挤了几滴眼泪,正准备撞进去的时候,门却在这个时候突地打开。

顾明放大的脸差点跟她撞上。

本人比照片上要好看多了,更吸引人。

这是路枫的第一评价。

但顾明就像没看到路枫一样,将身后的女人推出去,一脸的不耐烦。

他喝了不少酒,但脑子却是清醒的,知道那女人干的是什么行当。

路枫还没来得及唏嘘,就发现被推出来的女人居然是她同事阿琳。

“路枫姐,你怎么来了?”

路枫有些意外,在这里碰到同事,到底是上头的设计,还是碰巧?

来不及多想,路枫凭着本能,问道:“你怎么在这?”

“你觉得呢?”回答她的是顾明。

路枫下意识朝他看去,他一脸的轻篾鄙夷,口出狂言:“出来卖的还装。”

酒喝多了,带了些醉话。

可能是他嘲弄的表情刺激了路枫,路枫接话:“装的恐怕是你吧,知道这里有卖的,你还来,来了还装高洁,可不可笑?”

顾明抬眼算是正眼瞧了她,露出一嘴冷笑:“看来你也是,长得好看也没用,送给我我都不会碰你。”

路枫弯起嘴角,倒是舒缓了神情,露出最职业的笑容,朝她抛了个媚眼:“是嘛,那要不要试试,看看我免费送给你,你会不会碰我?”

她殷红的唇一张一合,仿佛是顾明体内酒精因子爆发的导火索:“出去。”

他伸手将路枫拉至胸前,包厢内瞬间只有他跟路枫,气氛显得格外诡异,暧昧因子爆棚。

“你觉得你激了我,我就会碰你?”

刚刚路枫被他推向沙发,现下他有力的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滚动的喉结就在她眼眉的上方,倒是性感得很。

很久没碰到这么有味道的男人了,路枫抬手抚在他的喉结上,顺着他的节奏,伸舌舔了舔下唇,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仿佛很饥渴的样子:“不如你就满足满足我这个好奇心?”

纤长如嫩藕般的手臂攀上他的颈脖,将他的脸带至她唇边,欲张嘴,他却直接翻过她的身。

没几秒,顾明的眼前就换了副景象。

洁白的背,纤细的腰,挺翘的臀如多肉般丰盈,他危险地眯起双眸……

火热迅速蔓延开来,路枫咬唇皱眉,回头想确认一下身后的男人还是不是顾明了。

不都说他对前任用情至深,迫于家族的压力才有了现在的未婚妻,哪个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怎么……

男人凶起来的样子真可怕,但路枫也就瞄到一眼,整个脸就被顾明死死压在沙发上,要不是他餍足,她今天恐怕是要闷死在这沙发里了。

这一通后,顾明彻底酒醒,他的眉头拧成了川字,盯着沙发上那星星点点的处子之血,感觉不假。

但更让他不解的是另一个问题。

顾明移转视线,落在路枫脸上,她紧皱着眉,也盯着那血,目有所思。

“自己填个数。”

顾明穿戴好后,路枫也很利索地穿整齐,眼前被扔了一张支票。

再没看第二眼,路枫一改先前的媚眼,当下装的满是冷漠:“不过一个堵约,说好的免费,你输了。”

在他皱眉之下,她又补了一句:“谢谢你顾先生,我很满足。”

除却心底上的失落,身体上确实得到了最极致的快乐,顾明的活,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