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残王娇宠神医卦妃日日想休夫

残王娇宠神医卦妃日日想休夫小说

残王娇宠神医卦妃日日想休夫

来源:网络 作者:提笔照山河 主角:时九江南宸 分类:现情 时间:2022-11-24 17:46:06

残王娇宠神医卦妃日日想休夫是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是提笔照山河,主人公叫时九江南宸,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身为一朝国师,时九注定活不过二十五岁,没想到她真的在二十五岁那年离世,并且重生到邻国丞相府嫡女的身上。原主本该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却因为他人的陷害,成了一个眼瞎的胖子!面对棘手的状况,时九丝毫不慌,银针在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在线阅读

“这丑瞎子,还好意思撞墙自尽呢?”

“我看就是装的,凭她这个姿色也敢肖想咱们王爷?直接拖出去泼醒!”

耳边刻薄戏谑的声音分外刺耳,时九猛地睁眼,却没想到视野一片漆黑。

难不成引星入命的法术让她续了命,却变成了瞎子?

不等她思索出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一只不知死活的手拽住她胳膊,旁边还有人踢了踢她的腰眼:“真是丑人多作怪......”

“丑婆娘?别装死,你......”

时九脸色顿时变冷,伸手准确的捏住那人手腕,毫不犹豫发力一扭!

一道凄厉的惨叫和着骨节碎裂的咔哒声响起,那男人厉喝一声:“这,这丑婆娘力气怎么......”

时九脸色冷然,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听声辨位,当胸一脚踹中那大汉,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那汉子狠狠撞在墙边的多宝架上,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

“胆敢冒犯我?当真是觉得命长了。”

时九唇角掀起一抹冷笑:“尔等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这里岂是你们放肆的地方?”

她堂堂的大圣朝国师,竟然被这些人唐突冒犯?守在外面的侍卫都死了不成?

那些人心中都觉得诡异莫名。

不是说这丞相府的嫡女软弱好欺吗?怎么会这样?

他们强自梗着脖子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王爷可看不上你这肥猪,还想在我们面前拿捏王妃的架势不成?”

王妃?

时九正在疑惑,脑中忽然传来一连串不属于她的记忆。

接纳完那些繁琐的消息,她的脸色更加难看。

她果真还是没过二十五岁便寿数已尽,死后还穿越成了邻国酆朝丞相府与她同名的嫡女?

原主还未出生便与先帝的幼弟、当朝宸王江南宸指腹为婚,从小便倾心江南宸。

可十岁那年,她忽然发胖变丑,还因为摔伤了脑袋变成了瞎子,自此再没有人将她这嫡女放在眼中,却只有他会在众人奚落她时冷声喝止。

她以为他对她是有情的,满心欢喜等着要嫁他,却没想到他会上门求娶她的庶妹!

原主痛不欲生,却也只盼他能跟心上人白头到老,原本都想放弃,可庶妹却不愿意嫁给他,还哄骗她替她嫁入宸王府。

她鬼使神差般同意了这个荒唐的请求,却没想到入府后的洞房花烛夜,江南宸掀了盖头看见是她,不仅将她羞辱一顿,还唤来一群猥琐的家丁想要毁了她的清白,逼得原主不堪受辱撞墙自尽!

这些人渣,岂能苟活于世?

时九脸色幽寒,虽看不见,却能听到那些人朝着她慢慢逼近的声音。

她唇角掀起一丝冷极的笑,循声伸出手,一把捏住那人的脖颈!

新房中惨嚎连天,没过多久,一群人哭天抢地跑出来,神色无比惊惶,宛如见了活阎王一般!

而房门外,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着新房的方向,眉眼冷厉。

那个怯弱的瞎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江南宸无意识紧了紧拳,他确实恨极了时九,竟然敢强抢自己妹妹的婚事,让他与恋慕多年的人没办法双宿双栖,却没打算真的毁她清白,不过是意图羞辱。

但为什么她会忽然变成这般?甚至能将他府中会功夫的家丁打成那样?

他眉眼更寒,操纵着轮椅进入新房。

时九正慢条斯理擦着掌心的血,一张令他看得可厌的脸还沾着血,那双空洞的眸子带着令他陌生的寒意。

听见动静,她蓦然转过头,脸色冷得令江南宸心中一悸。

“原来还有个漏网之鱼?”

时九听见动静,不知道来者何人,但想到原身所受的委屈,又听见这人闯进来还一语不发,直觉他恐怕跟那些人也是一伙的。

她毫不犹豫朝着江南宸的方向袭去,出手凌厉至极。

江南宸眉心一拧,伸手箍住那只朝她面门袭来的拳头:“你疯了?胆敢对我动手?”

那低沉清冷的声音传进时九耳中,时九虽觉得耳熟,却并不在意。

如若是对原主好的人,这时候定然会说明身份来意,这人这样放肆,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不过她探到那人脉象,才察觉他的命格,好像有些问题?

“有何不敢?你算什么东西?”

时九单手被制住,抬脚便朝着那人踹去,出手毫不收敛。

她的功夫竟有些不错,这怎么可能是时九?

江南宸眉头紧蹙,一双凤眸盛满惊疑,不得不同她缠斗在一起。

两人的招式都分为狠辣,可原主的身体太虚,时九渐落下风,被江南宸抓住破绽,一掌拍向她胸口。

她嗓子一甜,脚步踉跄,险些摔倒时却被一只修长的手扯近胸口。

“王妃身手这样厉害,倒是令人有些出乎意料了,嗯?”

时九被那陌生男人锁在怀中,只觉气恼异常。

他身上是淡淡的龙涎香味,修长的手箍住了她手腕,逼得她的后背几乎是紧贴在那炽热的胸膛上。

“松手!”

时九紧咬着牙:“这府里当真一点规矩没有?你知道我是王妃,还敢在我面前造次?”

那个江南宸是真不是东西,竟然一而再再而三让人欺辱自己的妻子!

江南宸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莫名觉得有些熟悉,回过神复又挑眉冷笑:“噢?王妃在我面前,谈规矩?”

他心中越发怀疑这女人了,时九绝不可能听不出他的声音,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

这女人,根本就是假冒时九!

他眼神一冷,看着时九那张肥腻的脸,伸手便在她脸颊上用力一掐——

时九没想到自己会被他掐脸,骤然愣住,痛得脸都变了形。

而江南宸愣了愣,又使力捏了捏那肉嘟嘟的脸,却没想到除了让那白皙的肌肤又红了几寸,再无反应。

他忍不住松了松手。

“登徒子......士可杀,不可辱!”

时九咬着牙,抬手就要一耳光扇在男人脸上。

“小......王爷!您怎么来了?!”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惊疑的呼声,而后时九便感觉一只细瘦的手将自己拉到身后,怯生生开口:“王爷,我家小姐不是故意冒犯您的,请,请您恕罪!”

王爷?

这人就是江南宸?

时九的眉头顿时皱紧,便听见男人冷哼一声。

“本王还不至于与这不知廉耻抢夺妹妹婚约的瞎子计较。”

江南宸声音微寒:“时九,你想做王妃,本王如你的意,今后,你最好别后悔。”

他挥袖离开,而时九眉眼渐寒。

“小姐?”

江南宸走后,先前闯进来的小丫鬟满脸担忧的扶住时九:“是喜奴不好,喜奴先前去帮您找吃的了......您,您没事吧?”

这喜奴她倒是记得,是原主带过来的忠仆,在丞相府中便对原主一片忠心。

时九摇摇头,正要开口,喉头忽然一片腥甜,喷出一口污浊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