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都市仙医

都市仙医小说

都市仙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逐梦 主角:叶天, 林紫怡 分类:现情 时间:2022-09-22 19:00:33

人气小说《都市仙医》由知名逐梦所编写的都市情感--医道圣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天, 林紫怡”书中主要讲述了叶天被人陷害,狱中习得无上医术和无敌武学,从此踏上仙途,笑傲都市。

在线阅读

海城,龙湖监狱。

一向冷清的监狱门口停着五辆豪车,其中最便宜的也价值数千万。

此时,H省几位政商两界的精英们站在监狱门口,他们盯着监狱的大门,跷首以盼,明显在等什么人。

“刘总,叶神医怎么还不出来?”有人问。

“不少狱警和囚犯都受到过他的恩惠,现在叶神医要走了,他们自然要欢送一下。”

那人感慨道:“叶神医的医术当真天下无双!我听说他上上个月治好了李柱国的重病!上个月,又根治了陈国老的顽疾。我们一会表示一下,给叶神医留下好印象!”

其余几人纷纷点头,能和叶神医搞好关系,等于给生命加了一道保险!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

此刻的监狱里,一名二十出头,短发,剑眉星眼的青年男子双臂平伸。一个又白又胖的男子,笑呵呵地替他换下囚服。

青年男子就是神医叶天,狱中这三年,他治好了许多狱警和囚犯的顽疾。如今即将出狱了,狱警和囚犯们刚刚为他举行完欢送会。

此时帮他换下囚衣的,是龙湖监狱的狱长,刘学成。

换了套新衣衫,刘学成笑着说:“先生,时间差不多了。”

叶天点点头,转身朝外走去,很是洒脱。

监狱长连忙跟在后面,走了几步,他递来一个笔记本,道:“先生,我把您这几年医治过的大人物,全记在上面了。先生留着它,说不定以后用得着。”

叶天接过笔记,道:“谢谢你老刘。”

他去年治好了刘学成母亲的胃癌,以及他岳父的中风。从那时起,后者便十分敬重叶天。

刘学成这时又递给他一张银行卡,笑道:“先生,您些年您虽说是免费帮人治病,可那些达官贵人过意不去,差人送来了不少礼品。我自作主张,把那些不是特别珍贵的处理掉了,卖了两百多万。其余的等先生回到家,我再送过去。”

叶天接过银行卡,点点头:“辛苦你了。”

刘学成笑着说不辛苦,然后帮叶天打开安全门,一起走向监狱的大门。

出了大门,外面等着叶天的五人立刻齐声道:“祝贺叶神医出狱!”

一个方面大耳的男子首先走过来,他笑道:“叶神医,得知您重获自由,我们无比高兴,特意前来为您送行!”

然后他拿出一个信封,双手呈上,道:“我准备了些许盘缠,不成敬意,还请叶神医笑纳!”

刘学成代叶天接过信封,笑呵呵地说:“刘总客气了。”

然后他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有张二十万的支票,还有一张制作精美的名片。

接下来,其余几人都送上“盘缠”,数额也都是二十万。

叶天有些感动,他向众人一拱手:“叶天谢过各位!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绝不推辞。”

众人大喜,他们等的就是这句话!

刘学成早就给叶天备了一辆车,众人目送着他上车,直至车子远去。

车子行驶着,叶天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眸光变得深沉起来。

三年前,有人听到村西拆迁的消息,叶天家承包的一百亩地被村里强行收回,然后卖给了家资亿万的丁家。

丁家在那一百亩地上修建了工厂和仓库,后来果然迎来了拆迁,丁家用那一百亩地获得了九栋住宅楼和三千多万的补偿金。

叶家到处去告,可丁家买通了省里的权势人物,叶家无力撼动,反而被关了无数次。于是驱车入京,准备告到京里去。

然而,车子在途中被一辆货车撞击,翻下了高架路,叶天的父母和大嫂当场死亡,大哥叶少东高位截瘫,丧失了自理能力。

听到噩耗,还在读大学的叶天回到家中处理丧事。在他布置灵堂的时候,一来路不明的人闯入他家里,搜走了叶家辛苦搜集到的材料。

叶天怒火中烧,和那群人起了冲突。可他双拳难敌四手,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慌乱中他摸起一把菜刀砍伤了施暴者。

当天他就被刑警队的人带走,被人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五年。他怒发如狂,无比冤屈,却无力改变现实。

就在他入狱后第三天,他就被一群囚犯无故殴打成了重伤。就在他重伤昏迷的一刹那,他身上的玉佩碎裂,昏睡中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有位自称叶氏祖先的人传了他无上医术和至强武技!

睡梦中无数记忆涌进他的脑海,他获得了远超这个时代的医术和不可思议的武学传承!

醒来后,他尝试着修炼记忆中的呼吸法,效果极好,没几天便已伤愈。

从那之后,他习医练武,很快成为监狱中的神医,救人无数,名传四海。特别是最近一年,就连政商界的大人物也纷纷慕名而来,求他诊治。

回忆过往,他喃喃道:“害死我家人的凶手,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还有紫怡,三年不见,你过得好吗?”

想到林紫怡,他的目光温柔起来。林紫怡是她的女朋友,家里出事他不在家,多亏她照顾大哥和小侄女。三年来,她不离不弃,经常去狱中探望,而且深信他是被人陷害,令叶天大为感动。

车子行驶着,在思乡的煎熬中,终于抵达了三合村。

三合村现在是一座城中村,村中多是两层水泥房,道路狭窄。

此时的村东头,一户人家的大门口站满了看热闹的村民。院子里传出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还有几个男人的狞笑声。

“你们放开!这是小叔给我买的钢琴,你们不能抬走,呜呜……”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长得清秀可爱,她一双小手死死拉住钢琴盖,指关节因用力而发白,指甲都抠破了,鲜血直流。

四个成年男人抬着钢琴快步往外走,其中一个人五大三粗,三角眼,他看到小女孩死拉着钢琴不放,一脚就把她踢开,嘴里骂道:“野丫头,滚开!”

三角眼这一脚很重,小女孩登时就被踢倒在地,她捂着肚子发不出声音,表情痛苦,嘴角处流下一丝鲜血。

“嫣儿!乖嫣儿,你快过来!”

堂屋里一名半身瘫痪男人扒着门槛,当他看到女儿被踢倒,他眼眦欲裂,双臂撑着身子拼命爬向女儿。

三角眼突然冷笑一声,他放下钢琴,大步走到瘫痪男子身边,然后一口浓痰就吐在他脸上,怪笑道:“叶少东,你他妈的不是很能打吗?当年整个三合村,就你敢跟我林虎对着干!现在怎么样,你再横一个给我看看!”

叶少东没理他,继续朝女儿爬去,林虎那一脚很重,他担心女儿受伤。

林虎见他敢无视自己,登时大怒,心中生出一股恶念,他一把揪住小女孩的头发拎到半空,阴笑道:“叶少东,你现在从老子裆下钻过去!不然我拔光你女儿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