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暗影战神

都市暗影战神小说

都市暗影战神

来源:掌中云 作者:侠名 主角:江夜, 林初雪 分类:都市 时间:2022-09-22 19:00:33

人气小说都市暗影战神是侠名写的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夜, 林初雪,小说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这一生,不修功德,不惧后果,只轰轰烈烈,快意恩仇,败尽八方豪杰,傲笑五湖四海!

在线阅读

“哥,我好害怕!你在哪里呀?你要是还活着,就快回来吧!”

江夜刚从国外回来,找回五年前用过的手机号,就接到了这个电话。

听到妹妹江雨恐惧无比的哭腔,他心脏巨震。

“小雨!出什么事了!?”

“小贱人!原来是你偷了老子的手机,老子弄死你!”

很快,妹妹的声音消失,听筒传来一个男子粗鲁的骂声,随着几声“啪!啪!”耳光声,接着便是江雨刺耳的尖叫和绝望的求饶。

“啊!不要!哥!救我!快救我!!”

“小雨,你在哪?小雨,你听到了吗?”

“咔!”的一声,对面的手机被人捏碎,江夜五指紧握,身上可怖的煞气冲天而。

“开车!给我开车!!快!!”

江夜突然的咆哮,将驾驶座的女子吓了一跳。

这女子是江夜重要助手,留着短发,气质英姿飒爽,眉眼间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锐气。

她就是暗夜组织财务及情报总管:青鸾。

跟随江夜在海外征战五年,青鸾数次目睹过江夜杀红了眼的状态,可从未见过他表露出如此重的杀意。当下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破空而去。

“快!再快点!!”

江夜钢牙紧咬,浑身骨骼都在噼啪作响,车窗外的风景因车速太快变得一片模糊,但江夜仍是觉得太慢。

五年前,他事业如日中天,甚至一跃成为陵南富豪之列,却遭遇了好兄弟兼合伙人高飞的背叛,做局让他侮辱了一名无辜女子,之后以见义勇为的名义将他打死沉江,好在他命硬未死,活着逃到海外。

五年时间,他浴血奋战,怀着深深的仇恨和对家人的思念,千百次出生入死,成功将一手创建的暗夜组织带到世界之巅,成了令全世界各个组织都闻风丧胆的暗夜君王。

如今,他功成名就,想要回来时,家人却在受人欺辱!

一时间,江夜的心在滴血,妹妹那凄凉的呼唤一遍遍在耳边回荡,令他几近癫狂。

江家老宅内,江雨被三个壮汉按在地上,而江父江母则满身血污的跪在墙角,脖子上都套着厚重的锁链,浑身散发着恶臭,可见他们已被关了不少时日。

几人对面,一名纨绔模样的男子坐在那里,捏着鼻子道:

“两个老家伙,当狗的滋味还没尝够么?非得我毁了你们这如花似玉的女儿,才肯罢休?”

江父猛地抬起头,目眦欲裂。

“你若动我女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纨绔男子哈哈大笑。

“当周哥的人是吓大的?不想你女儿被毁掉,那就赶紧点头!只要你们答应不再为江夜上访,并且申请他的死亡证明,让宋芷薇得以跟他离婚,我马上就放了你们。”

他们口中的周哥便是周健,五年前,周健在一家饭店吃饭,遇到了江夜和宋芷薇夫妻,他见色起意,借着酒劲当众调戏宋芷薇,被江夜打得几乎丧失生育能力。

他周家固然权大势大,彼时江夜在陵南的名声地位也不小,因而没能报复成功。

吃了这个闷头亏,周健怀恨在心。此后数次找到宋芷薇,宋芷薇扛不住诱惑,终于上了他的床。

二人串通一气,威胁怂恿高飞背叛了江夜,瓜分了江夜的财产。

江父江母知道儿子被迫害而人间蒸发,五年来不断上访,想要为儿子求一个公道。

周健生怕事情闹大,便派人将江家三口抓起来狠命折磨。

此刻,江雨看着周健几名手下,宁死不屈。

“我哥没死!我们死也不会让你如愿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行,骨头硬是吧?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还能撑多久!”

三名壮汉面色狰狞,一脚把瘦弱的江雨踢到中间,而后拳脚如疾风骤雨一般落在她身上。

可怜的小姑娘叫得像是被人虐杀的小狗一般,撕心裂肺的哭喊听着就让人心碎。

江父眼珠几乎瞪出血来:“你畜生不如!你做这种事,不怕遭天谴么!?”

领头的哈哈大笑:“天谴?老子的头玩了你儿子的老婆,还把他弄死了,你看遭天谴了吗?我们头说了,你儿子尸体都腐烂了,他非但没事,还越过越好,天只会谴你们这些社会底层的贱民!”

说话间,两名壮汉已经把江雨架了起来,小姑娘已然奄奄一息,血葫芦一般的脑袋耷拉着,口中发出濒临死亡的呻吟。

领头的壮汉掏出一把匕首,在手里比划了一番:“是先削脸上的肉,还是先削手上的肉呢?老家伙们,你们说呢?”

江父江母声泪俱下,“你们这些禽兽!你们还是人吗!?”

“我死后做鬼,也要一生一世缠着你们!”

他们越是激动,周健几个手下反而更加兴奋,哈哈大笑起来。

领头的壮汉道:“活着老子都可以肆意拿捏你们,死了老子还会怕?不想她受苦的话,就 乖乖的答应我们老板的要求!”

说着,一把抓住江雨的手,匕首刀尖对准江雨的大拇指,狠狠捅了进去。

“啊!!!”

江雨厉声惨叫,身体弹了起来,但马上就被两名壮汉死死按住。

领头壮汉将匕首一转,便把江雨的大指甲生生削了下来。

“啊!啊!!!”

江雨叫得将喉咙都撕破,声音凄厉,令人头皮发麻。

“小雨!小雨啊!!”

江父江母痛哭着,发出无比凄凉绝望的哭喊。

江雨痛得神志已然模糊,浓稠的血从她嘴角不断溢出,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折磨。

贝齿猛地咬下,竟是选择了咬舌自尽。

鲜血如喷泉一般喷涌出来,将三名壮汉都吓了一跳,顿时把江雨扔在地上。

但见她倒下之处很快形成一个血泊,身体痉挛着,片刻后便不动了。

领头那人踢了一脚昏死过去的江雨,啧了一声:“这就死了?真他妈不经玩啊。”

冲已经连哭喊都哭喊不出的江父江母道:“看到没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两个老顽固!你们要是还不配合,嘿嘿!你们女儿连个全尸都留不下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屋门被人暴力轰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破门而入,带着无边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