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情 > 

顾少的限时娇妻

顾少的限时娇妻小说

顾少的限时娇妻

来源:网络 作者:宝拉 主角:沈轻轻顾祁森 分类:现情 时间:2021-08-17 18:39:06

顾少的限时娇妻是一本非常不错的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宝拉,主角是沈轻轻顾祁森,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顾祁森是为了继承顾家才会与爷爷打赌尽快娶妻,可是找一个与他目的相同的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好在后来他遇见了沈轻轻,这个人需要钱,而他需要一段虚假的婚姻,两个人一拍即合!只是让顾祁森没想到的是结婚之后他要帮助这个小丫头解决各种各样的麻烦,明明两个人只是虚假的婚姻,这个人却总是大言不惭的招惹麻烦,最可怕的是他最后竟然对沈轻轻动了心!...

在线阅读

S市。

盛夏的黄昏,一辆银灰色的帕加尼徐徐驶过双月湖。

此处已近顾氏老宅,湖两岸接连出现的威猛石狮无一不在彰显着这个家族的传承与气派。

都说“福地福人居”,若从高处往下俯瞰整座顾氏老宅,便知其风水绝佳:庞大的山脉自东向西结穴于此,已呈子龙飞天之象,而白墙黛檐的院落群采用双喜格局,六座大院内套二十座小院,总面积将近九千平方米,恢弘延绵,宛若行宫一般。

纵使是集万千光华于一身的顾祁森,每每站在主院那巍峨高耸的牌楼下面,也有那么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穿过牌楼、过厅、戏台,他来到顾家老爷子所住的如意院。

入眼的,是一湾镜面池水,其后是三开雅室明堂,老爷子锦衣飘飘,在练太极剑。

余光瞥到某个高大出众的身影,他剑锋一转,收尾的动作一气呵成。

将剑交给身旁守候的管家,少顷,顾祁森翩然而至。

“爷爷!”

顾祁森淡声跟他打招呼,眉目间蕴着的冷意,毫不掩饰在顾老爷子面前流露出来。

“嗯!”

顾老爷子沉着脸应一声,接着说:“难得回来一趟,绷着个脸给谁看?”

“爷爷认为我现在有心情对您笑脸相迎?”

顾祁森神色并未缓和,狭长的凤眼迸出那一缕慑人的冷光,绕是见惯大风大浪的顾家老爷子顾长谦,依旧有那么一瞬间怔住。

“咳咳——”

他假意咳嗽两声掩饰眼底的尴尬,“男大当婚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你也已经28岁,是时候成家了。”

“呵呵……”

顾祁森冷笑两声,精致的五官在夕阳下益发的英俊迷人,只不过,此时他眸底的寒意却让人无暇顾及他出色的容貌。

他很快就敛起嘴角的笑意,深邃的凤眸一瞬不瞬盯着顾长谦,“所以爷爷就可以在未知会我的情况下,擅自帮我领了结婚证?您曾经答应不干涉我的婚姻自由,如今出尔反尔,威信何在?”

更荒谬的是,结婚证上所谓的女方,还是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人!

好,很好!

“混账!”

未料到他一向钟爱的孙子会这么不给面子当众驳斥自己,顾老爷子那张苍老的脸倏地就涨成猪肝色,“我那是为你好!”

“为我好?呵,您可真是我的好爷爷!”

最后那几个字,顾祁森故意加重了语气。

他话里浓浓的讽刺意味,顾长谦当然听得出,只见他眉头微微挑动一下,态度柔软几分:“相信爷爷的眼光,轻轻那丫头一定……”

未等他说完,顾祁森就冷冷打断他,“我绝不承认这桩婚姻!爷爷您死心吧!”

话落,他头也不回往外走。

刚走出两步,后边突然传来顾长谦一句怒吼:“给我站住!”

顾祁森置若罔闻,直到——

“你这是准备将顾氏的继承权让给浩云?”

“……”

听到“浩云”两个字,顾祁森这才顿住脚步,幽深的墨瞳微缩,有着化不开的厌恶。

浩云,顾浩云,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若问顾祁森这辈子最痛恨的人是谁,莫过于害得他母亲抑郁而终的小三苏晗以及她的儿子顾浩云,当然,还有自己的亲生父亲顾正弘……

想起那些往事,他下意识拽紧铁拳,极力控制住心头奔腾汹涌的恨意。

顾长谦就在这时走到他面前,眸光锐利地划过他那张阴沉的俊脸,说出口的话却益发残酷:“接受安排,顾氏会是你的,否则,一切都会给浩云!”

“爷爷,您不要逼我!”

未料到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竟会绝情到这境地,顾祁森凤眸微眯,从齿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他周围散发的愠怒气息,让站在不远处的管家与几个佣人,都偷偷冒起了冷汗。

他们都是自小看着顾祁森长大的,在众人心目中,大少爷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鲜少有发脾气的时候,看来这次真是被老爷子给逼急了……

“这么多年来,哪一件事爷爷不顺着你意?你不让苏晗进门,我答应你,你不许浩云到顾氏上班,我也依你!现在,只是让你娶爷爷中意的孙媳妇,有那么为难你吗?”

姜不愧是老的辣,顾长谦一番话,让顾祁森当下噤了声。

他当然知道爷爷有多疼爱自己,所以才会在得知被结婚时,怒气冲冲跑到顾家老宅对峙。

只是……

“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不会幸福!”

看他父母就知道,如果母亲当初是与父亲相爱结婚,小三就不会有机会上位,他母亲也不至于……

思及此,男人那双如星钻般闪亮的眸子,渐渐氤氲着一层痛苦之色。

顾长谦将他的表情看在眼底,眸光不禁闪了闪。

片刻过后,他总算松口:“这样吧,给你一年时间,如果一年后你仍坚持不要这桩婚姻,我成全你!”

“您确定?”

顾祁森狐疑睨他一眼。

在他心中,爷爷可不是那么好说话之人,固执程度比起他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他这么容易就让步,还真令人难以置信。

薄唇微微掀动,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老爷子就继续开口:“不过,前提是这一年里,你们必须住一起!”

“呵……”

顾祁森轻笑一声,笑意却未达眼底。

就知道爷爷这只老狐狸不可能吃亏!

想跟他玩日久生情这一套?

行,他奉陪到底!

……

顾祁森离开后,管家杨伯忍不住走上前对顾长谦说:“老爷,要是一年后少爷真跟少夫人离婚,只怕……”

顾长谦抬头,望着布满红霞的天际,苍老的声音在此时却无比笃定:“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放心!”

……

驱车回到市区时,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

顾祁森心不在焉握着方向盘,这时,助理秦瑄来电。

“BOSS,少夫……沈小姐的资料已全部发到您邮箱!”